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卡扎菲的权力之路

2011-09-13 10:34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7期
2011年2月15日这个星期二对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来说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唯一的新闻发生在警察局。数个家庭聚集在这栋大楼门口,要求释放一位名叫法特赫·特比尔的人权律师。特比尔一直在代理由这些家庭组成的一个团体。该团体称政府在1996年由于秘密杀害了包括他们家人在内的1200名异见人士,要求公开相关信息。当天晚些时候,警方息事宁人,释放了特比尔。但人群非但没有就此消散,两天以后,一场名为“愤怒日”的示威游行活动在班加西蔓延开来,目标直指首都的黎波里。

052访问

1978年6月19日,卡扎菲访问索非亚大学

这不是卡扎菲遇到的第一次挑战。执政40多年来,他历经数次暗杀、政变、骚乱和反政府武装活动的打击,挺过了美国战机的狂轰滥炸和严酷的经济制裁。他以强硬著称,但也并非不知妥协。2月21日,他的二儿子赛义夫·卡扎菲在官方电视上露面,承诺将修订新宪法,创造一个“新的利比亚”。这是一个利比亚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42年前,年轻的卡扎菲确实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国度。但这一次人们却不再相信他。

应运而生

“告诉纳赛尔总统,我们将这场革命献给他。”1969年9月1日凌晨2点半,驻扎在班加西的年轻军官卡扎菲率领着大约只有70名成员的“自由军官组织”开始了挑战伊德里斯王朝的政变行动。

这时,王国的建立还不到20年。1951年建国前,由的黎波里塔尼亚、昔兰尼加与费赞三个地区组成的利比亚只是一个地理学上的概念。苏尔特湾与苏尔特大沙漠将昔兰尼加与的黎波里塔尼亚分开。独立前,昔兰尼加的交往方向主要是东边的埃及以及马什里克地区。反之,的黎波里塔尼亚与西部马格里布的三个北非国家往来。费赞地区人口稀疏,其注意力主要是南部的撒哈拉沙漠,以及靠近撒哈拉的非洲国家。大多数利比亚民众都认为自己是的黎波里塔尼亚人、昔兰尼加人或费赞人,而非利比亚人。“二战”结束后,流亡的伊德里斯国王回到利比亚,他告诉美国和其他盟国他只想统治昔日的领土昔兰尼加,因为合并利比亚困难而又危险。

然而,“二战”发掘了这片土地的战略价值:这里既可以近距里运送物资去欧洲,又扼守着地中海。怎样建国已经不再是利比亚人自己的事情。6年的权衡博弈之后,在联合国主导下,1951年,利比亚国民大会通过了《宪法》,宣布建立世袭的君主制政权和联邦政府,采取折中的办法认定班加西与的黎波里均为首都。

王国建立前已蕴藏危机。1950年7月,联合国牵头的协商会议决定,利比亚国民大会成员应该来自3个省,各省派出20名成员。由于利比亚2/3人口居住在的黎波里塔尼亚,来自那里的代表希望国民大会席位按照人口比例分配,但没有得到支持。1952年,利比亚独立时代的第一次议会选举就以失败告终。由于选举公正性受到怀疑,的黎波里塔尼亚地区发生暴乱并向起义演化。政府镇压了暴乱,从此所有的政党或被禁止,或公开声称为反对党,脱离了政治舞台。《利比亚史》作者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总结说,从此,利比亚政治大体上成为家族、部落与宗教力量角逐的舞台,许多利比亚人得出确切的结论:一小撮家族控制并决定利比亚联合王国的命运。

054协议

1973年9月7日,萨达特(前左)与卡扎菲(前右)签署建立统一国家的协议

但不管怎么说,利比亚独立了。从16世纪奥斯曼帝国横扫这片土地开始,利比亚人就再也没有尝过独立的滋味。20世纪20年代,墨索里尼的部队沿着利比亚和埃及的边界建起了200英里的铁蒺藜墙,防止利比亚人逃跑。在纳粹统治下,每年有1.2万利比亚人被处死,还有数以万计的人死在集中营里。很少有家庭能完整无缺地延续下来。卡扎菲的祖父死于这一时期。他所在的卡扎法部落有300人被逼得走投无路,逃到乍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