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书推荐 > 爱乐 > 爱乐2011年第9期 韦伯
404
爱乐2011年第9期 韦伯

本期杂志简介:


◎李峥

 

 

或许大家已经发现,我在做每期的介绍时,总会把主题文章之外的内容放在前面,当然这不是因为轻视主题文章,而是由于不少读者对我说:“如果仅看爱乐杂志的封面,还以为是某位作曲家的专辑呢!”所以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对此作一些弥补。
下面让我们关注一下第九期的情况。
本期的独家专访《寻找中国的巴洛克》,采访了羽管键琴演奏家林乐诗,她聊起发掘德里格神父创作的音乐作品的过程,并谈及美国早期音乐方面的发展等话题。之后附有她的学生张奕明所写的《我所见到的林乐诗教授》,通过讲述自己跟随林乐诗学习的过程,向读者介绍了这位演奏家的教学与生活。
《关于本真演奏》一文的内容紧随《我所见到的林乐诗教授》,文章对“本真演奏”提出了自己的认识,“本真演奏的目的是无限接近原作,而不是寻找唯一的一种正确答案”,我想,作者的这句话应该是最具概括性的总结,解答了人们对于“本真演奏”的疑惑。
马慧元的“音乐杂谈”在本期继续,首先从一本《练耳》的老书,讲到“……熟悉的东西,到底有多熟?”这个话题,之后是通过罗森的《萧伯纳》和杂志《钢琴》,谈到关于乐评的问题,特别提及钢琴家卢甘斯基的成功与郎朗的不足,并且,文章的内容由此进一步深入,谈到人与作品的“一对一”的关系……
《纯粹音乐命名学》是一篇引导人们如何欣赏无标题音乐的文章,从“乐种”和“编号”这种最初级的概念讲起。《路易十四的宫廷——太阳王照亮整个欧洲》介绍了路易十四时代法国音乐艺术的总体发展,并附有重要作曲家的简单介绍。
女高音莫芙和男低音莫尔是本期特别介绍的两位歌唱家,《安娜?莫芙:拥有一切的丽人》和《德国男低音歌唱家库特?莫尔》两文,详细介绍了他们的歌唱艺术与人生历程。《阿格里奇的室内乐唱片》一文,介绍了这位女钢琴家在室内乐方面的成就。
《天国启示的和谐交响——12世纪女音乐家希德嘉?冯?宾艮》介绍了这位修女作曲家的一生与创作,特别对她的道德剧《德性之律》进行了分析。《聆听“滑音女王”格洛丽亚?科茨》则介绍的是一位当代的女作曲家。《英国“金手指”:奥兰多?吉本斯》以有限的资料,介绍了这位作曲家对英国文艺复兴时期音乐的贡献。
系列文章中的“绝代风华——肖邦音乐的非常阐释”介绍了西蒙?巴瑞尔和索夫隆尼斯基,“三级历史上的女作曲家(五)——克拉拉?舒曼之五”在本期讲到了克拉拉之死。除此,还有三个系列继续:“鉴赏家的音乐,大众的音乐——安德拉斯?席夫对话马丁?梅耶(六)”、“Hyperion舒伯特艺术歌曲全集第十六集弗里德里希?冯?席勒(四)”和“《给妻子的信》——马勒书信选(七)”。另外,“细说假声男高音”和“与斯坦先生的巴洛克王国之旅”两个连载,由于作者工作繁忙或休假的缘故,本期暂停,希望下期可以续上。
又差点儿忘了,我的《配上音乐的捷克之旅——波希米亚早期音乐续缘之二》本次介绍人骨教堂与比贝尔的《F小调安魂曲》,水上城堡和布尔诺与穆法特、贝尔塔利和施梅策尔的音乐,我觉得,这些音乐所带给人的感动恐怕只有亲历捷克才可以体会到,否则很有可能没有太深刻的感觉。。(下期“之三”将介绍布拉格与比贝尔的《玫瑰经》。)
本期特别要表扬的是“荒岛音乐”栏目的《假如给我五张唱片——荒岛上的精神生活,文娱生活?》一文的作者,如果大家熟悉他之前写的文章,一定不会猜到这篇文章是他所写,文字间所流露的真情实感,特别是当你读到最后一段,当他讲到动物们被吸引过来,与他一同欣赏《“槌子键琴”奏鸣曲》的幻想性描述时,一定会被深深感动。由于作者使用了笔名,这里我尊重他的意愿,不公布他的真实姓名。
第九期的主题是韦伯,以《韦伯的德意志天空》和《通向韦伯的三扇大门:通感、幻想与个性化》及《月蚀于森林之夜——<魔弹射手>简介》为中心展开,介绍了韦伯在歌剧方面的贡献,除了《魔弹射手》,还介绍了《奥伯龙》和《欧丽安特》两剧。
爱乐杂志到这一期,已经是第三季度的最后一期了,我想借机谈一谈自己对做杂志的一些感想。在我看来,爱乐作为一本杂志,最重要的是在保持自己品味的同时,包罗各方面的内容,以吸引更多读者的目光,既要让中国的读者从中了解到更广阔的天地,也要让世界了解我们在音乐文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当然,品味不等于自己的口味,吸引读者也不等于无原则的迎合。作为一本杂志,要成为读者的朋友,可以引导读者,但是不应该以权威的姿态出现,如此,才能赢得更多读者的关注和爱戴。

        或许大家已经发现,我在做每期的介绍时,总会把主题文章之外的内容放在前面,当然这不是因为轻视主题文章,而是由于不少读者对我说:“如果仅看爱乐杂志的封面,还以为是某位作曲家的专辑呢!”所以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对此作一些弥补。


        下面让我们关注一下第九期的情况。


        本期的独家专访《寻找中国的巴洛克》,采访了羽管键琴演奏家林乐诗,她聊起发掘德里格神父创作的音乐作品的过程,并谈及美国早期音乐方面的发展等话题。之后附有她的学生张奕明所写的《我所见到的林乐诗教授》,通过讲述自己跟随林乐诗学习的过程,向读者介绍了这位演奏家的教学与生活。


        《关于本真演奏》一文的内容紧随《我所见到的林乐诗教授》,文章对“本真演奏”提出了自己的认识,“本真演奏的目的是无限接近原作,而不是寻找唯一的一种正确答案”,我想,作者的这句话应该是最具概括性的总结,解答了人们对于“本真演奏”的疑惑。


        马慧元的“音乐杂谈”在本期继续,首先从一本《练耳》的老书,讲到“……熟悉的东西,到底有多熟?”这个话题,之后是通过罗森的《萧伯纳》和杂志《钢琴》,谈到关于乐评的问题,特别提及钢琴家卢甘斯基的成功与郎朗的不足,并且,文章的内容由此进一步深入,谈到人与作品的“一对一”的关系……


        《纯粹音乐命名学》是一篇引导人们如何欣赏无标题音乐的文章,从“乐种”和“编号”这种最初级的概念讲起。《路易十四的宫廷——太阳王照亮整个欧洲》介绍了路易十四时代法国音乐艺术的总体发展,并附有重要作曲家的简单介绍。


        女高音莫芙和男低音莫尔是本期特别介绍的两位歌唱家,《安娜?莫芙:拥有一切的丽人》和《德国男低音歌唱家库特?莫尔》两文,详细介绍了他们的歌唱艺术与人生历程。《阿格里奇的室内乐唱片》一文,介绍了这位女钢琴家在室内乐方面的成就。


        《天国启示的和谐交响——12世纪女音乐家希德嘉?冯?宾艮》介绍了这位修女作曲家的一生与创作,特别对她的道德剧《德性之律》进行了分析。《聆听“滑音女王”格洛丽亚?科茨》则介绍的是一位当代的女作曲家。《英国“金手指”:奥兰多?吉本斯》以有限的资料,介绍了这位作曲家对英国文艺复兴时期音乐的贡献。


        系列文章中的“绝代风华——肖邦音乐的非常阐释”介绍了西蒙?巴瑞尔和索夫隆尼斯基,“三级历史上的女作曲家(五)——克拉拉?舒曼之五”在本期讲到了克拉拉之死。除此,还有三个系列继续:“鉴赏家的音乐,大众的音乐——安德拉斯?席夫对话马丁?梅耶(六)”、“Hyperion舒伯特艺术歌曲全集第十六集弗里德里希?冯?席勒(四)”和“《给妻子的信》——马勒书信选(七)”。另外,“细说假声男高音”和“与斯坦先生的巴洛克王国之旅”两个连载,由于作者工作繁忙或休假的缘故,本期暂停,希望下期可以续上。


        又差点儿忘了,我的《配上音乐的捷克之旅——波希米亚早期音乐续缘之二》本次介绍人骨教堂与比贝尔的《F小调安魂曲》,水上城堡和布尔诺与穆法特、贝尔塔利和施梅策尔的音乐,我觉得,这些音乐所带给人的感动恐怕只有亲历捷克才可以体会到,否则很有可能没有太深刻的感觉。。(下期“之三”将介绍布拉格与比贝尔的《玫瑰经》。)


        本期特别要表扬的是“荒岛音乐”栏目的《假如给我五张唱片——荒岛上的精神生活,文娱生活?》一文的作者,如果大家熟悉他之前写的文章,一定不会猜到这篇文章是他所写,文字间所流露的真情实感,特别是当你读到最后一段,当他讲到动物们被吸引过来,与他一同欣赏《“槌子键琴”奏鸣曲》的幻想性描述时,一定会被深深感动。由于作者使用了笔名,这里我尊重他的意愿,不公布他的真实姓名。


        第九期的主题是韦伯,以《韦伯的德意志天空》和《通向韦伯的三扇大门:通感、幻想与个性化》及《月蚀于森林之夜——<魔弹射手>简介》为中心展开,介绍了韦伯在歌剧方面的贡献,除了《魔弹射手》,还介绍了《奥伯龙》和《欧丽安特》两剧。


        爱乐杂志到这一期,已经是第三季度的最后一期了,我想借机谈一谈自己对做杂志的一些感想。在我看来,爱乐作为一本杂志,最重要的是在保持自己品味的同时,包罗各方面的内容,以吸引更多读者的目光,既要让中国的读者从中了解到更广阔的天地,也要让世界了解我们在音乐文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当然,品味不等于自己的口味,吸引读者也不等于无原则的迎合。作为一本杂志,要成为读者的朋友,可以引导读者,但是不应该以权威的姿态出现,如此,才能赢得更多读者的关注和爱戴。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