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田沁鑫在排练场:上路的孤儿

2011-09-05 17:46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6期
田沁鑫的茶室现在就是她的办公室,架子上全是琳琅满目的茶叶和茶壶。她倒水的动作大开大阖,不由不让人想起她京剧刀马旦的出身来。在日常生活中,她所有的动作都是爽利、速捷的,带着几分男性气质,留着短发,穿的衣服全是短打——但实际并不如此,身边的制作人,也是多年的朋友老象告诉我,一个女导演,必须要做出相对中性的范儿,否则很多初次见面的人会怀疑她控制场面的能力。可是,她并不是这种人,在内心深处,她是个无邪的,带着浓厚忧伤气质的少女。

一直到不久前,田沁鑫尚不愿意独自接受采访,一定要她的伙伴们坐在她周围,她才去面对记者,不过现在已经不必,任何场面都能应付自如,真正的自己似乎被封闭起来,只有讲到剧中人物的时候,她会忘记了自己所扮演的社会角色,恢复到纯正的自我状态,她向我学《四世同堂》里的韵梅,用年轻女性的声音,哆哆嗦嗦地数着自己来之不易的几枚“人头”:“上面都有个胖胖的袁世凯,我没见过这个袁世凯,可是,有了它,这些凉硬的银块子就不一样了,我想这袁世凯是个财神下凡,保佑我这钱别跑喽。为这一家老小我都动了我那私房钱了。”

这是她所设计的“沉默的大多数”的小人物,靠坚强和本能熬过了“八年抗战”。

说来也奇怪,从田沁鑫的第一个戏《断腕》开始,宏大的历史题材就是她所习惯依托的表皮,戏剧形式已经很成熟,可是内里满是人的挣扎、成长和情感——她说第一部戏里面满是“惨绿的”情感,她自己也在摸索中成长,一直到今天,她都没有完全长大。

132田沁鑫大图-《红玫瑰与白玫瑰》剧照(摄影:李晏)

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剧照

孤儿上路

在与她多年合作的制作人李东心目中,田沁鑫是个“无可救药的”、“巨大的”文艺女青年,但是,却又不是那种怯生生的气质,本质是“横”的。“我和她都横,要不是有这种劲头,我们就不会排《赵氏孤儿》。”

2004年,田沁鑫和大导林兆华一起去台湾。此前,她刚刚作为他的副手排了一出京剧《宰相刘罗锅》。在台湾,一起看了京剧《赵氏孤儿》,回来后,两人都动了将之搬上话剧舞台的心思,林兆华在业内被称为“大导”,身份和辈分都高于当时才30岁出头的田沁鑫,当时林兆华所在的人艺起初决定不排这出戏,国家话剧院的院长赵有亮邀请林兆华来国话排演此剧。

此时,田沁鑫满脑子都是这出戏,她之前的作品《断腕》、《生死场》虽然也借助历史背景来讲述人世间的沧桑,可是像赵氏孤儿这种古典题材悲剧,简单的人物关系里面所承载的巨大的力量,让她跃跃欲试。

赵有亮决定排两部《赵氏孤儿》,就在这时候,人艺同意大导排演。大导杀了个“回马枪”,在人艺搭出了优秀的班底,牟森等人是策划,濮存昕、何冰、徐帆主演,集中了当时的话剧界的精兵强将。得知消息的田沁鑫想放弃,李东却鼓励她打擂台,说那是多有意思的事情。反正大导已经功成名就了,就算田沁鑫彻底输了,也不丢脸,万一偷袭成功了,也能表现自己的导演能力。其中一句话很重要:“你的师道尊严感那么强吗?”

田沁鑫决定打擂台。国家话剧院也推出了强大的阵容,倪大宏扮演程婴,韩童生演屠岸贾。田沁鑫笑着回忆:当时很多人觉得倪大宏长相古怪,脸太宽,不符合想象中程婴的清秀模样。可是她觉得,程婴为什么不能长成这个样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