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陆良化工厂污染事件调查(4)

2011-08-30 14:2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按照《曲靖市环保局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响应预案》的标准,曲靖市麒麟区农户死亡75只羊、1匹马的事件定级为一般环境污染事故,没想到两个月后成为大事件。村民与化工厂的博弈,环保、疾控中心等政府部门的应对,几年来纠缠在一起成为最琐屑、最真实的乡土现场,还没有根本性的解决之道,即被两个唯利是图的小老板点燃了导火线。

实际情况是,曲靖本地人吴兴怀、刘兴水成为乙方三力燃料有限公司的实际承运人。吴兴怀和刘兴水是表兄弟,刘兴水所在的麒麟区越州镇寨上村村支书张石建告诉本刊记者,刘兴水算是村里有经济头脑的人,上世纪90年代末就全家外出经商,地租给别人种,很少回村。但是这些年来不知是何缘故,并没有发达,他家住的还是村里最为普通的瓦房,也没见他开什么车回村。他从山上收煤再卖到外面去,因为诚信问题经营了不长时间就做不下去了,在村里人际关系也不算好,村民不太找他办事情。

4月底,陆良化工运一车铬渣到贵州做实验,吴、刘测算每吨100元的运费,刨除油费、司机费用,两个人无利可图。根据陆良警方的调查,他们于是找到了协议的漏洞,陆良化工在铬渣过秤之后就付运费,并不需要贵州方面的回执,两人雇佣司机把铬渣运出后,就近倾倒在他们熟悉的麒麟区隐蔽处,每吨支付给司机35元,自己可以赚到65元。

这种偷倒做法并没有隐瞒住,5月中旬司机在麒麟区三宝镇张家营村范围内的黑煤炭沟倾倒铬渣时被村支书陆国良发现。陆国良上前阻止不成,司机开车逃跑,陆国良和张家营村的村民记下了车牌号。此后,张家营村的村民连续5天守在黑煤炭沟,司机就没有了倾倒的机会。

079王建有肺癌晚期患者平时靠吃臭虫止疼,现在经常咳嗽,卡痰非常难受

肺癌晚期患者王建有平时靠吃臭虫止疼,频频咳嗽咯痰,令其痛苦不已

导火线:75只羊和一匹马的死亡

6月7日和8日,曲靖下了迄今为止的最后一场雨,“有点大,下了一点山水,在山沟里积了一些水”。陆国良告诉本刊记者。6月11日10点左右,三宝镇张家营村的村民包小霜和邻居赶着75只羊和一匹马上山吃草。“我们原来一直都是在温泉放牧,那个地方的草吃光了,我们就想调个地方,找到八仙桥这里。”包小霜说。那天天气特别热,到中午,羊和马就跑到水塘喝水。“水塘里的水有些淡黄色,上面还漂浮着像铁锅生锈的红色。”包小霜告诉本刊记者,17点多钟,赶着羊和马回家,在途中羊就不吃草了。“我想羊可能是病了,回到家所有羊的肚子都涨了起来。”23点开始,羊陆续死亡,一家人只能软在羊圈旁边哭。“我家因为老人过世欠了3万块钱的债,养这些羊就是为了能还债,本来到今年底有20多只都可以卖了。”她打电话给村干部,报告了这个异常的情况。

兴隆村的老人们

兴隆村的老人们

6月12日早上7点半,村支书陆国良打电话向镇长反映情况,畜牧站、卫生院、环保所、安监所的人都到了现场,经过对羊解剖确定为中毒。到了中午,区里相关部门也都来了人,众人把回忆拼凑起来,陆国良联想到5月中旬发现的偷倒垃圾。“我原来跟水泥厂打交道,见过水泥厂有这种铬渣,平时用塑料布盖住,用的时候就拿出来一块,但是这东西有没有毒,毒性多大原来我不知道。”根据张家营村村民们在5月中旬记下的车牌号码,公安局顺藤摸瓜找到了一系列的责任人。

5000多吨铬渣中有四五百吨左右倒在了三宝镇张家营村范围内,其他几千吨都倒在了越州镇大梨树村通往山上采砂场的山路沿线,因为6月初的那场大雨,倒在山上的铬渣通过山沟流入了当地人用来灌溉的叉冲水库。事发后,陆良化工厂把倾倒地点的铬渣和往下30厘米的土壤全部回收回厂,将叉冲水库的水全部抽干,淤泥也要回收,毒死的羊按照每斤30元钱的市价赔给农户。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两个月后却被报道出来,一直没有被解答的对癌症的疑问、西桥工业园里多次的污染纠纷,还有南盘江边堆积成山还没来得及处理的铬渣都进入了公众视线,才终于变成全国关注的大事件。■

(实习记者叶雨清对本文亦有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