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陆良化工厂污染事件调查(2)

2011-08-30 14:2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按照《曲靖市环保局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响应预案》的标准,曲靖市麒麟区农户死亡75只羊、1匹马的事件定级为一般环境污染事故,没想到两个月后成为大事件。村民与化工厂的博弈,环保、疾控中心等政府部门的应对,几年来纠缠在一起成为最琐屑、最真实的乡土现场,还没有根本性的解决之道,即被两个唯利是图的小老板点燃了导火线。

077化工厂工人正在铬矿渣堆与南盘江之间加高挡墙防止矿渣掉人江里

化工厂工人正在铬矿渣堆与南盘江之间加高挡墙防止矿渣掉人江里

8月14日,为了回应癌症村的报道,陆良县疾控中心公布了一份2008年1月1日到2010年12月31日的死因监测报告,兴隆村的死亡率同参照物镇上的小百户村相当,恶性肿瘤的死亡率排在死因顺序的第六位。与这个报告同时公布的还有《兴隆村2002到2010年肿瘤疾病病例统计表》,兴隆村这几年一共有14例癌症患者,其中死亡11人。村民自发统计过另一份癌症患病和死亡的名单,上面的每个病例都有名字、身份证号、死亡原因、发现时间、死亡时间。村主任张德明告诉本刊记者,疾控中心的统计要以医院的诊断为依据,可是村民们有些还来不及诊断就死亡了。这份民间的癌症名单是33人,与县里的数据差距很大。本刊记者把这份民间名单交给了陆良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钱鑫,经过陆良疾控中心重新做的入户调查,民间名单中有8人同疾控中心的官方数据相同,5人的疾病原因无法查证,3人查无此人,15人患的是免疫缺陷性贫血、肺结核、肺气肿等其他疾病,另外今年发现的唐文柄和王建有不在民间名单之内。

村庄与工厂的共存和博弈

8月20日上午,200多名兴隆村村民聚集在陆良县化工实业有限公司门口,要求为全体村民体检和工厂搬迁,陆良县政府派驻工作组到村里劝说和搜集民意,直到16点围在工厂门口的村民才散去。多年以来兴隆村和化工厂就在这样的打打合合中走过。

陆良县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占的是兴隆村四组的土地,当时本地一位姓高的老板以每亩地800块钱的价格征地100亩准备修炼锌厂。“我们当时是愿意把地卖了的,手头可以有些钱,可是没有用尺具体测量面积,只是大概画了一下范围而已。”村民王和云告诉本刊记者。这给后来的纠纷埋下了隐患。厂房刚盖起来还没有生产,高老板夫妻就出车祸去世了。这块地短暂地变成过养狗场。因为建设炼锌厂的贷款还不上,这块地被收回拍卖。“拍卖的价格是1万块钱1亩地,经过测量那块地有140亩地。我们就找到县上,要求补回40亩地。”常小乔说。

接手地块的是陆良县化工厂。“2001年1月份,我听到小道消息,化工厂的厂长和经理私下跟当时的村主任和副主任说要在这里建化工厂。”时任兴隆村书记的常小乔说。“这块地上有上千棵桉树,能值七八万块钱,谁同意建厂这些树会白送给谁,我觉得村里有部分人想通过这个捞油水。”常小乔告诉本刊记者,他是高中毕业学过化学,通过查字典知道红矾钠有毒性,心里就不同意建化工厂。当年的3月17日和3月19日,化工厂的厂长、经理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环保局长两次找常小乔商议,他都没同意。“我们最后一次在老厂谈到晚上22点半,最后樊副县长说这是支柱产业,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常小乔告诉记者,当晚的谈话很不愉快,最后都没有一路离开,他自己叫出租车回的家。

越洲镇倒渣的地方虽然铬矿渣被运走了可是现在表层土壤还是会渗透出各种颜色的污染物质

倾倒在越洲镇的铬矿渣虽然被运走,可表层土壤还是会渗出各种颜色的污染物质

常小乔的反对跟要求补回40亩地的村民们站到了一起,从工厂开工建设,村民们就经常有上百人堵在通往工厂的公路上或者在工厂的大门口挖深沟阻止运送建筑材料的车辆通过。常小乔告诉本刊记者,因为劝服村民工作不力,镇党委会开会免了他的村支书职务。到了5月份,闹得严重时镇派出所和县公安局都来了人,抓了村民常乔一等4个人回去在县公安局的沙发上坐了一夜。化工厂就在村民要补偿的反对声中建成了,2002年正式生产,2005年通过股权交易变成了现在的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

新主人同兴隆村并非不相往来,和气生财。兴隆村村主任张德明告诉本刊记者,2006年村里要建党校,资金不足,就找到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协商,厂里很好协调,出了3万块钱解决村里的难题。2007年,兴隆村对老化的自来水管网进行改造,陆良化工厂出了10万块钱的工程款。2009年,供销社旁边的村小学年久失修成了危房,“陆良化工厂对改建学校很热心,捐了50万块钱,建了现在两楼一底的小学,也是我们县里一流的学校”。张德明告诉记者,因为建小学化工厂的工作人员发现村里孩子的书包破破烂烂,2010年又出了2万块钱给学生捐了书包。最近的一次是今年大旱,庄稼长得不好,村民们想把村里的庙翻修一下以祈求来缓解干旱,他们没有通过村主任张德明,自己找到厂里要了15万块钱。

与污染为邻

在常小乔的记忆里,化工厂一开工就立刻印证了他从前的担忧。“那年底,化工厂附近的水稻、果林和烤烟收成都受到了影响。庄稼就收了一点点,而且外表脏得像井下挖煤一样。”陆良化工厂周围兴隆村三组和四组的村民也从找政府要40亩的补偿转为状告污染。实际上兴隆村附近并非只有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一家化工厂,沿着南盘江边竖立着各种巨大的罐子,这是陆良县城工业最为集中的地区,西桥工业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