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谁来制约化工业?(8)

2011-08-26 14:44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企业、政府与公众构成了三方博弈体系,如果其中公众力量过于弱小,则会使这场博弈处于失衡的状态。资本没有了对手,化工业就会失去制约。

他认为,国际化工业的快速转移与中国环评质量不高有密切的关系。“国外的环评第一步就要进行‘SCOPING’,在工程影响的范围内进行广泛的告知,由社区居民进行广泛的讨论。然后召开听证会,公布环评报告,回答疑问,解释说明。公众得到了最充分的参与,甚至举行地区的全民公决。”马军说,“我国2003年实施环境影响评价法,也提出了公众参与的要求。但这只是一个非常笼统的规定,最后就演变成了发放问卷,从几十份到几百份不等,提出一些更加笼统的话题。”在环评公示上,也只是要求公布环评报告的“简本”,最后就是“简而又简的一个结果”。

马军的疑问在于,没有公众对于“环评”的反复质疑和挑剔,那么该如何“环评报告”的质量?该如何相信它是经得起推敲和考验的?如果公众将利益委托给专家,这些受雇于企业和政府的技术派们是值得信任的吗?

赖芸在调查中发现,地区居民对于污染企业的抗议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福建曾有一个村子通过10年诉讼获得了胜利,企业赔偿了村民60万元的污染损失,但最后每个人只分到了50元。而企业依旧排污不达标,生产模式并没有改变。“即使最终促成了企业的搬迁,也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就像这次南盘江铬渣污染,肇事企业就是由沿海的浙江迁移到内地的云南。”赖芸说。

《仇岗卫士》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提名。这部39分钟的纪录片讲述了一个相似的故事:3家化工厂落户安徽省蚌埠市仇岗村,其中最大的一家化学有限公司,排放的工业污水浸漫张功利的自留地,导致后者颗粒无收。从诉讼索赔受挫,到自学法律继续上诉而无果,张功利开始了一段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历程。最终在环保组织帮助下,他与村民们获得了胜利,工厂最终停产并搬出了村庄。

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中国的地图上搬走全部的化工厂并不现实。制片人列农认为,影片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局,“对仇岗的村民们来说,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还有一个善后问题——谁来为此买单,如何让事情圆满结束”。我们必须和这些可能造成污染的企业共存,那么该如何共存?

马军希望通过一个信息平台,加强公众对于问题企业的监管,民众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查询身边企业的状况。他还联合了另外30多家环保组织发起了一项“绿色选择倡议”,希望在华采购的国际公司不要选择这些有不良记录的企业做供应商。目前包括耐克、GE、沃尔玛等企业已经开始使用这个信息平台,来构建他们的绿色采购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