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谁来制约化工业?(5)

2011-08-26 14:44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企业、政府与公众构成了三方博弈体系,如果其中公众力量过于弱小,则会使这场博弈处于失衡的状态。资本没有了对手,化工业就会失去制约。

老的化工厂搬不走,新的化工厂又要建,新旧问题交织在一起,困扰着城市发展。顾林生说,他和他的团队承接了天津南港化工园区的安全评估项目,这是一片总面积200平方公里的区域,大部分由填海造地而成,相当于在一张白纸上画画。顾林生结合日本的千叶岛化工园、新加坡的裕廊化工岛等发达国家的化工园区规划,从园区选址、安全生产与应急体系三方面着手进行了评估。

顾林生从以下这些方面来判断化工园区的安全要素。首先要考虑周围的敏感目标,如人口密度、居民区、危险源、水源地、基本农田等;其次还要考虑地形、地貌、地质条件等,比如区域内的基础载荷、地基强度、防护堤等级、排涝防护等;然后还要考虑极端气象条件,如台风、雷暴、空气湿度、积雪冰冻、风暴潮等;再其次要考虑交通运输条件,水电煤气及通讯条件,园区周边的应急救援资源,甚至距离最近的医院有多少张病床,最近的消防队有多少米的消防车,都要考虑在内。

当然,最后一项,不可或缺却也容易被忽视的是,园区周边企业和居民的认知程度。“人们知道多少,就决定了将来发生事故后,人们的安全系数有多高。”即将起程去日本考察的顾林生向本刊记者强调,“以前日本的化工安全事故也很多,但后来政府出台法规,规定企业与周边的居民必须签订协议,告知他们存在的安全风险,并配合社区做好安全宣传和教育。日本国土资源紧张,化工厂附近也有居民区,可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都知道,如果工厂冒黄烟怎么办,如果冒黑烟怎么办,如果闻到什么气味怎么办,这才是我们的差距。”

按照王如君的介绍,将化工园区的规划纳入到城市整体规划中,只是最近一两年才被提上日程,“以前一个地方要建化工园,划出块地建厂就是了,基本没有限制”。直到2008年,按照国务院安委办(2008)第26号文的规定,新建化工项目必须进入产业集中区或化工园区,化工园区的选址规划要与城市整体规划结合起来。

但是,即便有了这条规定,决定把化工园区建在哪里,专业性规划部门的发言权仍然分量有限。类似南港化工园这样的新区建设,也是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都确定了选址后,再由顾林生他们来做安全评估,“只负责发现问题,提出建议”。

顾林生在做安全评估的过程中发现,国家在化工业的规划上并没有成熟的标准可依。纵然国家相关部门出台过石油化工企业的防火标准、卫生防护距离,但是,在顾林生看来,这些标准不仅安全门槛很低,也没有做严格的区分和细化。“比如说卫生防护距离规定是1000米,可是不同的化学物质毒性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当然,最棘手的问题还有,这些标准都是针对单个企业而设立的,却没有专门针对园区的标准,“在一个园区内,有的企业之间不必离那么远,有的企业之间却不能离那么近,所以,标准实施起来也就大打折扣了”。

王如君所说的第三个层面,微观层面,也就是一个化工园区的内部结构和规划,这是直接决定其安全系数的关键因素。“硬件条件已经具备了,特别是大型化工企业,其安全措施和防范水平都已经很高,科技进步为安全生产提供了多重保障。但是,人员的管理水平和安全意识就有差距了。”王如君告诉本刊记者。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顾林生和他的同事们围绕一个光气项目的安全评估做了很多努力,最终,园区放弃了这个安全风险过大的项目,这在所有人看来已经是奇迹般的结局了。王如君坦言,现有的化工园区建设过程中,政府部门牵头的四个前置条件中,有发改委的经济可行性评估,有环保部门的环境评价,有国土部门的土地规划,有水利部门的水土保持,但并没有安监部门的安全评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