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谁来制约化工业?(4)

2011-08-26 14:44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企业、政府与公众构成了三方博弈体系,如果其中公众力量过于弱小,则会使这场博弈处于失衡的状态。资本没有了对手,化工业就会失去制约。

地方政府成为石化项目最初鉴定的拥护者和最实际的受惠者。由于石化产业链长,不同化工产品互为原材料,产业的聚集度极高。一家炼油、乙烯企业落户后,将带动数家相关化工企业建厂。无论对投资规模、GDP、就业、财政收入都是极大的拉动。

作为石油化工的“龙头”,乙烯是合成塑料、合成纤维、合成橡胶、医药、染料、农药、化工新材料和日用化工产品的基本原料,也是用途最广的基本有机化工原料。目前一家百万吨级的乙烯企业至少需要500亿元的投资,而带动的相关产业投资则会超过1000亿元。

与城市赛跑

20年前,王如君要去北京通州的东方化工厂,从市里出发坐车要两个多小时。可现在,只需要40分钟。

城市如此快速膨胀,也是让王如君们头疼的一大挑战。他现在的职务是中国石油化学工业联合会安全生产办公室主任。“化工厂的选址,远远跟不上城市的变化,所谓的安全标准就会形同虚设。”王如君告诉本刊记者,某种程度上讲,最近20年的化工厂,就是在与城市扩张的博弈中不断壮大的,“逐步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王如君倾向于从规划的三个层面来解释今天的这种局面。从宏观层面上,国家已经开始对化工产业的布局有了大致规划。“沿江、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根据不同的地理条件和资源条件,发展不同方向的化工业。比如,沿海地区发展大炼油等项目,内陆地区可以发展煤化工。”王如君告诉本刊记者,“但是,没有一个地方不需要化工厂,所以,国家只能做个大致的引导。”

可是,到了中观层面上,即化工园区如何与城市规划相衔接,却是个刚刚起步的领域。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经常要承担一些城市产业发展战略规划的任务,中心副主任魏后凯告诉本刊记者,高产值、高税收的化工业通常会成为每个城市努力争取的产业。

“当年的大跃进时期,国家要求每个地方都要建立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小钢厂、小化肥厂等等,遍地开花的局面由此奠定。”魏后凯说,“改革开放后,招商引资和GDP排名压力,又让当年这种遍地开花上项目的势头重新燃起,工厂成了一个城市的中心,甚至围绕工厂形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城镇,有居民区,有学校,有医院,有电影院,一应俱全。但是,现在发现,要想搬走这些工厂,困难就太大了。”按照魏后凯的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武汉、北京、大连等城市,最早提出了将化工企业迁出市区的方案,但实施起来却并不顺利,“除了像北京这样有奥运会的特殊情况,其他城市都在反复博弈之中”。

城市需要化工厂,却又不想在身边放颗定时炸弹。清华城市规划院公共安全研究所的顾林生所长近年来被很多城市邀请去做安全评估和应急管理,不合时宜的化工厂就成为很多城市的安全隐患。

“有的是被快速扩张的城市所包围,工厂进了市区,有的则与周围环境不适宜,比如附近新建了小区或者学校。”顾林生告诉本刊记者,搬迁往往是地方政府所期待的措施,不仅转移了安全隐患,还可以腾出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可是,市长们会向他倒苦水。“有化工厂的老板跟市长说,你这里的投资环境不太好,要搬的话就干脆换个环境了,市长一听,谁想在自己任期内赶走一个纳税大户呢,也就再不提搬迁的事儿。”在权力面前,资本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