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婺源景区风波:村庄蜕变10年记

2011-08-26 14:27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
从穷乡僻壤到“中国最美乡村”,婺源的村庄旅游开发不过10年。村民与景区经营者的纷争,10年间此起彼伏,核心都是利益分成。这一轮风波,集中在旅游东线上的几个核心景点,李坑、汪口和江湾。村民的抗议方式,还是封堵景区入口的老一套。只不过,随着婺源旅游经济格局从民营资本的单点开发,转变为县政府主导的旅游集团资源整合,村民们的议价能力,在14个景点打包180元的通票制下不堪一击。汪口和江湾现已陆续开放,至于为首的李坑,村民持续一个月围堵景区入口的代价,是彻底闭门整顿,拆除违章建筑,进行“景区综合整治”。

从谈判到围堵

正午的阳光无遮无拦,临水的正街上,偶尔冒出几个结伴的少年或孩童,细碎的说话声和他们的影子一起路过。店铺大都关门落锁,开了半扇门的,主人家也自行午睡去。李坑村的时间,仿佛被倒拨回还没有搞旅游开发的10年前。村民叶观欣在自家茶楼看着电视感叹,“多少年没有这样清净过了”。

091风景

江西婺源李坑古村

一开始,是李坑的村民自己选择了闭门谢客。就在村子中心的申明亭里,村民们商议过好几次。这个土木建筑,建在村中两条小河交汇处的唯一开阔地带,历史上就是村民聚会的场所。如今宗祠力量早已瓦解,申明亭和周边的空地,功能更像城市里的广场。他们最终下了决心,达成攻守同盟,聚集到村口的景区大门阻拦游客,团队和散客都不放行。如果不算翻山的小路,景区大门是出入李坑的必经之路。每户轮流派出人手,以老人和女性为主,平均每天有100多人参与。这种“非暴力不合作”,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从7月13日一直到8月13日。

村民的不满,并非针对游客,而是景区的经营方婺源旅游公司。双方关于门票收益分成的多次谈判无果后,村民选择了这种方式来抗议。“谈判从今年初就开始了。”李坑村民五组组长李喜进向本刊记者回忆,“村里大小开了16次会,有些会本来跟旅游没关系,但每一次会,最后都有人提出门票分成的事情。全村8个村民小组,每个组都派出了村民代表,跟旅游公司的谈判也不止一次了,镇里的领导也出面了。”

村民们的意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按比例计算,要求门票收益分成增加到21%,这个比例有据可查,来自李坑村10年前与投资者签订的首份合作协议。2001年签订协议的时候,投资方还是私营业主叶如煌,协议中定下了村民门票分成方式:前10年每年19%,后10年增长到每年21%。这份协议经过两次变更,但最终确定下来的村民收益比例没有变化。“到2011年9月18日,就刚好满10年。”李喜进说,“所以村民的分成就应该按21%计算了。”另一种是原收益的翻倍计算,每人每年2460元。李喜进解释:“在李坑单点门票还是30元的时候,按照每年19%的比例,村民按户口人头分到的钱已经是每人每年1230元。”2007年新组建的婺源旅游公司,取代叶如煌,成为李坑和其他13个景点的统一经营者。“李坑的门票从30块一下子涨到60块,但分给我们的钱没有变。后来又开始搞180元的通票制,但是李坑的单点门票还是60元。既然这样,就算不按叶如煌定下的21%的比例,再怎么说,给我们的钱也应该翻倍。”

本来村民的门票分成是每季度结算发放一次。可是今年,年初开始谈判后,钱就一直没有发下来。“每次开会,领导都说,不要着急,等一等,正在研究。”李喜进回忆,“婺源旅游公司只同意增加200元,就是1430元,我们当然不能接受。拖到今年6月份,各村民小组再开会,已经让步了,每人每年1800元到2000元就可以了,不想再耗了。镇上的洪书记答应我们说,1800元可以接受,但他不能做主,还要跟旅游公司协商。”李喜进说,他记得很清楚,“洪书记是6月23日开会的时候说的,第二天,村民代表就到秋口镇政府去跟旅游公司开新的谈判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