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如果令人不安,那么这就是卢西安·弗洛伊德(2)

2011-08-23 14:32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7月21日,88岁的英国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在伦敦家中去世。“当代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价格最昂贵的在世画家”,这是他生前最后10年得到的标签。还有一个家族印记始终陪伴他——“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孙子”。

                                                                      《女孩和小猫》

 

卢西安·弗洛伊德1922年生于德国柏林。他出生时,祖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学界的声望正处于顶峰,童年在他自己的回忆中是安稳而平静的。他的父亲恩斯特·路德维希是弗洛伊德的第三个孩子,比起后来也追随父亲成为著名儿童心理学家的小妹妹安娜,身为建筑师的恩斯特显得比较普通,他和德国妻子没有在维也纳和父亲身边生活,在家族资料中也不常被提到。小卢西安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和祖父相处,关于他成年后撕剥人性本相的孤绝是受到精神分析大师影响的说法是可疑的。在祖孙之间,所存有限并且也未被完全证实的生活细节,是祖父在起居室里带引他看过彼得·布鲁盖尔的画。1933年,为了躲避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恩斯特带妻儿移民英国,5年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也携全家离开维也纳,经巴黎到了英国,1939年病逝于伦敦。祖父去世那年,17岁的卢西安·弗洛伊德得到了英国公民身份,他进入英国圣工会绘画学校,之后考进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学习,师承莫里斯(Cedric Morris)。但所有这些经历,也许都比不上另一件事情对弗洛伊德的人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二战”结束后不久,他认识了英国同辈画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两人有20多年交往亲密,甚至在画室里互为模特。弗洛伊德后来回忆,他倾慕培根作画的方式,也喜欢他生活中的孤绝和狂放。在弗洛伊德看来,培根于某种意义上让绘画形式得到了重生,培根对他创作的影响也维系始终。“‘神秘’的主体,经常是人的身体,绘画中其他的东西(椅子、鞋子、百叶窗、灯的开关、报纸)都只是插画。”“我想要做的是歪曲事物的外在,但是在曲解下却呈现事物真实的面貌。”“我们总是希望一件事情能够尽可能的写实,然而同时又希望它能深具暗示性或具有神秘的感受而不同于简单插画般的平铺直叙,这不也是艺术所包括的吗?”……培根对自己绘画的这些阐述,似乎都可以转移到弗洛伊德后来的作品上面。他转向室内肖像,像培根一样,开始以“人的身体”为主题,从上世纪60年代直至去世,50年不曾做过改变。这是他的绘画世界观,就像在生活中,他相信人性生来堕落。

1998年弗洛伊德画过一幅《宽敞的室内,诺丁山》(Large Interieur,Noting Hill),像是他私生活的自画像。他在画中借鉴了威尼斯画派大师乔尔乔尼在经典作品《风暴》中的构图。房间很简单,画面前部是身穿睡衣的弗洛伊德,正在看书,后侧有个面目模糊的裸体女人坐在椅子上,怀里抱了一个婴儿。在弗洛伊德的生活里,女人和孩子不曾缺少,但永远只是背景。上世纪40年代末,他为第一任妻子姬蒂·嘉曼(Kitty Garman)画过一系列作品,《女孩与玫瑰》、《女孩与小猫》、《女孩与一只白色的狗》等等,那时他还没有完全抛弃超现实主义,淡蓝的、有一双莫名惊诧的大眼睛的女孩姬蒂是他早期肖像画的代表作。在1954年结束他极其短暂的第二次婚姻后,弗洛伊德就没有再婚过,但他有无数女友,有名有姓地生了十几个孩子,传言中那些私生子更是无数。弗洛伊德视堕落为本性,对这些孩子从不承担抚养责任,他和孩子们相处的唯一方式,就是偶尔把他们带到画室,把他们画到画布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