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如果令人不安,那么这就是卢西安·弗洛伊德

2011-08-23 14:32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7月21日,88岁的英国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在伦敦家中去世。“当代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价格最昂贵的在世画家”,这是他生前最后10年得到的标签。还有一个家族印记始终陪伴他——“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孙子”。

7月21日,88岁的英国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在伦敦家中去世。“当代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价格最昂贵的在世画家”,这是他生前最后10年得到的标签。还有一个家族印记始终陪伴他——“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孙子”。

                                                       《沉睡的救济金管理人》

 

谈论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画作,很多评论家都用到一个词:令人不安。对他性格的记载,是孤独、敏感和封闭。25年前,画家搬到位于伦敦诺丁山街区的这幢屋子,他将画室安置在顶层,因为这样让他保有隔离于世的感觉。

弗洛伊德为人为己画像,以裸体为多。无论名人和普通人,模特一律或坐或卧于画室里那张老旧的高背沙发上,与画家赤裸相对,他们形体孤独,却又暴露在注视下而毫无隐私。这个场景很像是在复制他祖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心理治疗室:病人躺在沙发上,老弗洛伊德隐坐在背后的椅子上,听取倾诉。画家弗洛伊德索求模特的真实面貌,他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画肖像,在他日常生活的地方,画自己感兴趣的人,模特就用身边的朋友、家人、情人和孩子,还有他自己。他偏好外形古怪和不寻常的普通人,用画笔去“听”他们内心的那些敏感、脆弱甚至是丑陋。上世纪60年代以后,画裸体在他的创作中开始占据主要位置,他成了现在这个弗洛伊德。《沉睡的救济金管理人》(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画于1995年,13年后这幅画在纽约拍卖了3300万美元而变得为人熟知,从那次拍卖后,弗洛伊德就是“在世画家中作品最贵的那一个”了。画中肥胖的妇人名叫休·蒂利,弗洛伊德昵称她为“大只休”。弗洛伊德画画很慢,往往同时开工两三件作品,一幅画要两三年才算完成,因为只要模特离开他的视线,他就不再在画布上落笔。休·蒂利的肖像画了两年,弗洛伊德要求她每个周末都到画室来几小时,横卧在那张沙发上,袒露满身赘肉让他绘画。在休·蒂利眼里,“与这个古怪的人待在一起,并且看他工作十分有趣。卢西安对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观点,他对我的普通生活很有兴趣。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假如我有钱的话,我一定会买下它”。

他也画名人,但不多,罗马教皇和戴安娜王妃都曾被他拒绝。2002年他为超模凯特·莫斯(Kate Moss)画了张裸体大肚像,2010年拍卖了390万英镑,他表示很欣赏这个向来无视规矩的聪明女人。做他的模特,也有可以不脱的例外。他为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画过一张头像,也曾让瑞士的提森男爵穿上西服“出镜”。女王是弗洛伊德画作的爱好者和收藏者,2001年在她登基5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女王邀请画家帮她画像。弗洛伊德考虑了几个月,英国《卫报》报道说,他最后答应下来,是想到以此感谢这个在上世纪30年代的纳粹阴影下接纳了他们全家的国家。尽管是为女王画像,弗洛伊德也还是无所掩饰地索求真实和内心,他要求女王必须来他的画室做模特,而且至少要72次。一年半后,在他最终完成的画像上女王皱纹满面,看起来年迈而阴郁。提森男爵是坐进他画室的第一个名人模特。提森家族发迹于钢铁业,拥有庞大的顶级艺术品收藏,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不把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算上,男爵在他2002年去世前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藏家。男爵有过5次婚姻,最后一任妻子卡门·塞维拉是西班牙美女,在她的影响下,男爵最终将近千件收藏以永久出借的方式从瑞士移放西班牙。1992年在马德里比利亚厄摩沙皇宫(Villahermosa)落成一家私人美术馆,与普拉多美术馆、索菲娅王妃艺术中心为邻。他比较偏爱19世纪以前的中世纪和古典主义绘画,但也购藏有大量20世纪印象派、后印象派、德国表现主义及欧美战后作品,弗洛伊德的画作在其中居重要位置。这两人私交也不错,男爵为弗洛伊德做过两回模特,实际上这是他向弗洛伊德订购肖像画。弗洛伊德喜豪赌,就像他爱女人,遇到手头拮据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接受以收取佣金为人作画的方式,当然这种时候不是太多。第一次是在1981年7月,提森男爵由两名保镖陪同走进那间六楼的画室。当时男爵正处在第四次和第五次婚姻之间的困扰期,来画室前刚有过一场宿醉,在作画的过程中,坐在椅子上的他看起来半是清醒半是迷糊,弗洛伊德觉得很不错,正是他想要的丢掉姿态之后的疲惫与痛苦。他在男爵身后放了一张照片,是男爵自己收藏的一张18世纪洛可可派画作、法国画家华托的《嫉妒》,他有意让男爵的头部看起来像是嵌在背后的人物中间。第二次画像,弗洛伊德把男爵安置在他的扶椅上,旁边是一堆沾满颜料的画布——如果多看几张弗洛伊德的作品,会发现这堆画布经常在他的肖像画中出现,位置不同而已。据弗洛伊德自己说,画像完成后,第五任男爵夫人卡门·塞维拉很不喜欢,她总觉得画面上隐藏了一些她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她认为那堆画布里一定有只老鼠。如果令人不安,那么这就是卢西安·弗洛伊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