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雅克·贝汉和他的自然纪录电影(3)

2011-08-23 14:18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4期
“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很值得。时间、债务、伤痛、奔波,与之相比都如此微不足道,我不喜欢多说那些,因为拍这些电影的时候,我真的只觉得自己在享受幸运的眷顾。”

三联生活周刊:你把自己的自然纪录电影归结为实现童年时的梦,能不能具体描述一下那个童年梦想本来的样子?

雅克:差不多60岁,我决定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一类电影上。年纪大的时候,总会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儿时回忆让我产生了做这一类电影的冲动。我从小被父母送去寄宿学校,记忆中那个学校是被一圈又高又厚的墙包围着,校门死死锁着,我从来都不喜欢学校,总是思索如何能跨越那扇大门和那些高墙。这和很多人想象的相反,我不是个从小就受大自然陶冶的人,自然甚至是梦一样虚幻的存在,那些高墙激发了我对梦的渴求,甚至现在制作影片,比如我想着如何穿越摄制、制作以及投资方面的困难,也觉得那些困难就像当年的高墙一样存在于我的身边。对我来说,总想着如何能跨越它们,达到更广阔的境地,这倒成为我性格的一个部分。

三联生活周刊:缠绵相拥的蜗牛,雌海豚对小海豚的轻轻拍打,哪怕是单纯地捕捉一只发呆的海狮,你也有能力使画面信息饱含情深意浓,你是怎么使自己的摄影机具备这种魔力的?

雅克:对于我来说,重要的不是拍摄角度、拍摄手法的新奇,而是情感,这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差不多60岁才拿起摄影机的好处在于,此时我已经明白更多的道理。譬如在你的一生中,经历很多事情,但是当这件事情涉及情感的时候,你才会有回忆。我所期待的也是让自己的电影给人们留下回忆,所以我愿意为了在情感层面打动观众而付出一切。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知道,你是那种肯于为了捕捉稍纵即逝的美丽画面等待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的导演,支持这种等待的毅力来自哪里,就你个人而言,在等待过程中的收获又是什么?

雅克:等待的日日夜夜其实都是辛苦的,比如每天都要按部就班地把机器、灯光、人员、角度等拍摄要素安排到位。有时为拍摄一分钟的镜头,我们至少要花数月的时间,这其中所需的耐心很难用语言形容。但若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个过程常常有不可思议的惊喜,比如我们也许习惯了很多既成事实一样的存在,但是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美妙,而拍电影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帮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当那些画面真实发生在你眼前的时候,无异于灵魂深处的地震,因此我从不怀疑等待的价值,不怀疑自己影片的价值,从自己的身上,我已意识到我们所有人都有情感感知的能力,重要的是有人去做这件事情,我就是那个幸运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此次《海洋》发布会上,你直言,对你来说《海豚湾》是一个类似新闻报道的存在,而《海洋》才是电影,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定义“电影”的?

雅克:对我而言,《海豚湾》确实就像新闻报道,就是把作者的观点(所谓的真相)传达给观众、听众,让他们接受。我觉得电影不应是这样,比如我们看《海洋》的时候,如果大厅中有100位观众,那么就有100种观点,这才是对的,因为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两个完全一样的人。我所能做的就是捕捉现实中发生的事情,然后奉献给观众,让观众自己接收电影传达的信息,这个过程是很有个体差异性的。你离电影内容的远近,你对电影形式的捕捉能力,对音乐色彩的理解角度等等因素都影响你的主观感受。在我的心目中,电影存在于作者和观众的交流共鸣中,就像是诗意的产生也在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交流和共鸣之中,所以简单说,电影就该是诗意化的存在。

三联生活周刊:《海洋》中有这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场景,水里的蜥蜴眼中出现升空的火箭,同样的还有《微观世界》里,那个不停滚粪球的屎壳郎,这些意味深长的表现是在有意向观众传递某种形而上的表达吗?

雅克:对我来说,我的电影哲学就是探索,与其说那样的镜头表意结论,不如说是提出的问题。我的电影事实上都是以问题开始电影,拍电影的过程也是想看看别的生物在思考什么,我自己的方法论是把颜色、线条、物体、声音和情感都放在一起,创造一个具有精神价值的世界,留给观众在其中自由游弋和探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