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雅克·贝汉和他的自然纪录电影(2)

2011-08-23 14:18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4期
“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很值得。时间、债务、伤痛、奔波,与之相比都如此微不足道,我不喜欢多说那些,因为拍这些电影的时候,我真的只觉得自己在享受幸运的眷顾。”

剧照1

 

剧照2

纪录片《海洋》剧照

事实上,从1989年的《猴族》算起,“天、地、人”三部曲(《迁徙的鸟》、《微观世界》、《喜马拉雅》)、《海洋》,以及筹备中的《四季》,雅克·贝汉也感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自然纪录片的领域里奋斗了20多年。“如今觉得只是弹指之间,真希望自己有9条命,可以做更多,享受更多。可既然只能活一生,那分分秒秒都不容浪费。”

20年始终如一的就是“雅克·贝汉式”的深情视角。在他的镜头里,两只工蚁触须唏嘘可以充满情义,正如它们拖着比自己身躯大上数倍的麦粒前行时,脚步也是铿锵昂扬;而两只鲜红瓢虫酿出的爱情甜美如蜜,两只蜗牛的缠绵交媾更能如此缱绻悱恻。至于喜马拉雅山上的父子,额头相碰的瞬间,父亲的脸上是舐犊情深的爱意,而那对美丽藏族男女的怀抱里,有比雪山还要伟岸圣洁的爱恋。

雅克

导演雅克·贝汉

雅克·贝汉也不吝玩笑自己,再精明老练的制片能力,遇到这样的电影题材,也只能是拍到倾尽所有。“我热爱的是和鸟儿在天空飞翔、和鱼儿在水里游泳的经历,为实现这些,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很值得。时间、债务、伤痛、奔波,与之相比都如此微不足道,我不喜欢多说那些,因为拍这些电影的时候,我真的只觉得自己在享受幸运的眷顾。我没有上过大学,但是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上了一次又一次大学。从《迁徙的鸟》到《海洋》,我都在与很多教授、专业人士以及学生们合作、学习,这是很奇妙的事情。电影是我的大学,我依旧乐在其中。”■

 

专访雅克·贝汉

三联生活周刊:你以演员的身份投身电影界,很快迎来事业的成功,但你却转身制片领域,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制片人后,反而又开始从事编剧、导演的工作,现在更常是身兼数职,专门做那些最难以推动的自然纪录电影。你从年轻时起就是个野心勃勃、充满控制欲的人吗?

雅克:可能是这样的,但这野心不直接等于计划赚多少钱,而是我觉得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要好好把握,全力以赴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年还拍了一个爱情都市电影,反映也很好,事实上我热爱电影的方方面面,所以在各方面都有进取心,当然我最看重的是自己的纪录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