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专访林奕华:我其实是个愤怒的人

2011-08-22 13:00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4期
“对我来说,一个人永远都不改变的话,他就会遇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唯有当他开始改变后,他才会有所谓的运气;唯有当你能够接受自己之后,你才能够遇到另一个很接受你的人;唯有你成为自己想要拥有的那个人的时候,你才会遇到另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129林

林奕华

三联生活周刊:这部《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戏的英文名叫做“分身”,但是戏中几个人物的分身似乎并未着力塑造海报中“13种人格”的概念?

林奕华:分身并不是精神分裂或者人格分裂,分身对我来讲很多时候是你面向外界时的不同断面,而你自己本身的内核还是没有变化。崔夫人的分身不停地找各种理由和借口,但是没有离开过怨。我们其实有多少分身都好,原点都是来自于自我不满足。今天一个人,很难没有分身,心越多,分身就越多。你又想这样又想那样的时候,你必须要有很多的平衡。或许时代的荒诞就在于我们很多东西都想要,但是到最后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你的存在感就会变得非常的薄弱。

三联生活周刊:戏中有很多微博特色的网络语言,你把原著中孙飞虎带兵围困普救寺的情节改造成当下的“爱在围观进行时”,你似乎对微博和社交网络非常有兴趣?

林奕华:我常常读那些ID的名字,发现它们充满了心理活动。有些是比较简单的联想,有些简直就是一个句子,那个结构之复杂……英文叫“Paradox”(悖论)。你不觉得那些ID都是一些悖论吗?所以,所有玩微博的人都是充满矛盾的。

而我在看姚谦《知道不知道》的歌词的时候,有好几句我都特别喜欢。我喜欢它没有一种很复杂的心理活动,它就只是说,我们可以相处的时间那么少。这里的相处,不仅是和对方相处,也是和自己相处。现代人都快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处了,他们的心就像《古宅心慌慌》这部港片里的宅子一样,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回去过了。你要是突然提议说,亲爱的,我们聊聊心事好不好,我陪你回去看看好不好?他就一下子慌了,因为,那边有鬼哎。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来看这部戏的观众,尤其是女生,可能是想来寻找一个答案,现在这个戏的结局有一点大团圆的意味,刘若英仍旧没有脱离类型化的文艺女青年形象,而且她又运气很好,碰上了一个出身豪门又心态平和,懂绘画、建筑、诗歌的理想表哥。

林奕华:首先,这部戏毕竟是一部商业戏,而“奶茶”(刘若英)在演的时候,其实也是用一种比较开玩笑的方式。她的改变在于她不再有那么多的自恨。而她遇到的这个人,也是拿出自我,而不是自我的包装来面对她。现在这个结局,其实是拿我一部分人生经验做底子的。我一直觉得,我喜欢过的人,绝大部分都没有以我希望的方式喜欢过我。比如,我曾经非常喜欢的某一类型的男生,他们都喜欢那种肌肉型的。那好,我就去练。练回来之后,有可能他就对你有反应了。但是,这时候你才看到另外一个真相,他是对你的肌肉有反应,而不是对你有反应,所以你会发现,他继续对其他有肌肉的人同样有反应。我就开始问,我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