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汪涵·说文解字(2)

2011-08-18 16:23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3期
汪涵的收藏偏冷,他对古铜印尤为专注,不合当今时宜。在他眼中,那一颗颗铜印,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在纷杂的舞台中得以安宁。

汪涵说他与“古董”打交道,是24岁的生日。那天,有一个现在都联系不上的朋友,喜欢玩玉,从广东那边收罗了一堆玉器拿到生日会上说,今天你生日,随便挑一样吧!“我当然找最大的拿,挑了里面一块玉圭。”然后大家又请来地质研究所一位眼力很好的老教授给看看,这一看,笑话来了,老教授说:“东西都不靠谱,就这块玉圭年份不错。”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都能看到汪涵天天戴着它上下班,据说玉圭有点沉,常磕得胸前青一块紫一块。

或许生日挑玉的事情是一味诱导剂,让汪涵内心的那颗种子苏醒过来,他开始游走于古玩市场。于是被他称之为最牛的故事上演了。清水塘这条街是长沙的“鬼市”,每到周末,清晨四五点时候,就聚满了从各地来卖古玩字画、旧书杂货的小商贩,特别热闹。一次,汪涵来到市场,在一个小摊位上看到一只绿色小瓷碗,颜色特别漂亮,暗刻花纹。商贩口若悬河了一番,汪涵越看越喜欢,价钱也合适,200块钱买下了。隔了一周,来到市场,咦?又一个。商贩说,您运气太好了,这碗原是一对,老太太精明,上次我去收货只拿出一只,这次去才把另一只拿出来。汪涵心里美滋滋的,配上对了!特高兴地买下了。

隔了一周,“啊,又出现了两只小绿碗!”汪涵说,“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回答得在理:“涵哥,对不住您,这老太太太精了,是4个一套。”汪涵一想,每次都能看到,也是缘分,那买了吧,别下次再出现绿色小盘子就行。接下来再去清水塘,汪涵说他心里有点紧张了,他特怕在茫茫晨色中看到闪着两道小绿光的碗。“不是狼,但是比狼眼睛还让我觉得寒战。”果然,再去,嗖嗖,两道小绿光又出现了。汪涵纳闷地问人家:“哎呀,你这是什么状况?”对方特别诚恳地说:“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4个怎么能是一套呢,是6个,六六大顺,这才是一套,不可能再有了。”善良的汪涵又把这两只小绿碗买下了。他说:“那次之后,我再也不敢逛了。我们家现在还摆着这6只小绿碗,齐刷刷的一排,没舍得扔。”

那时候,汪涵已经在主持“幸运3721”,走哪儿都能被认出来,买东西自然很麻烦。他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感觉我只要一出现在清水塘的街口,消息树就被放倒,狼烟也升起来了,大家相互之间手机短信传起来:‘快点快点,汪涵来了,要杀猪的快磨刀呀,真东西快收起来,假的都拿上来,价格赶紧换。’”

当时清水塘的“鬼市”在一个小公园里,对面有一家小旅馆,大量的商贩会把大件的东西放在小旅馆里。汪涵形容:“那里面就属于屠宰场了,我被拽进去过,里面套路十足。你看东西的时候,好多人围在你旁边,佯装是路人甲乙丙丁,然后在那里说,这个好,这个我上次在哪儿看见过,其实都是‘托’。现在会觉得他们演得很拙劣,可那时完全看不出来。”就这样,瓷板、花瓶,还有那时候特别流行的雕花木片、窗棂、大门板,汪涵没少买。他笑着说:“我在‘鬼市’里买的东西都见鬼了,一样都没买对过。特别是瓷器,买的时候人家还告诉我,几百年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完整的呀,没烂的全部进了故宫。那时买的民国坛子、罐子,现在全放家里做小垃圾桶了。”

汪涵“厮杀”于清水塘的这段历史不是很长,他并不因为当时买错东西而难受,也从不避讳谈起,反而常常拿出来说与朋友们听,博得大家一乐。他说,钱只有两种功能,一种是制造快乐,一种是解决问题。在那时,买这些东西也都不贵,百八十块钱,但带给我的乐趣是无穷的,这就足够了。

……

(节选自本刊644期)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本期杂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