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汪涵·说文解字

2011-08-18 16:23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3期
汪涵的收藏偏冷,他对古铜印尤为专注,不合当今时宜。在他眼中,那一颗颗铜印,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在纷杂的舞台中得以安宁。

汪涵的收藏偏冷,他对古铜印尤为专注,不合当今时宜。在他眼中,那一颗颗铜印,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在纷杂的舞台中得以安宁。

起伏后的长沙,闷热难耐,让人倦怠乏力。午后,我按照短信中的地址去寻找位于解放西路的培荣书屋。这是长沙最出名的酒吧一条街,每天入夜,各色人等穿梭于此间的各家酒吧,直至雄鸡叫响,华灯落下那刻,这里才能恢复片刻的宁静。书屋位于一座大厦的24层,不过大厦的大厅已被KTV和酒吧取代,只留下不起眼的侧门供大家上下,令人惊愕。能将书屋设于此地的人,倒像明代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中所说:“人学得他,便是闹中取静,才算做真闲。”

入书屋,灰墙、木桌、书、蓝印花布的门帘,还有赤脚忙活的掌柜老刘,顿时让我长舒一口气,自在许多。主人未到,老刘引我入内厅,喝茶小憩。一杯茶工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了。书屋主人汪涵一手持扇,一手拿着两只锦盒出现在眼前。扇柄为象牙作,牙质细腻白润,着实可爱。锦盒一尺见方,让我充满好奇,里面究竟会是什么呢?

                                      绿光小碗

“我喜欢的东西在湖南的确不多,所以只能自己去制造一个难得的环境,或者期待一个难得的物件。”汪涵打开话匣子,“比如这把扇子,我找了很久。苏州现在手工做扇子最好的两位先生是徐义林和曹小弟。曹先生的扇子几个月才可能等到1把,更何况是象牙骨扇。但在苏州,可能就比较容易了,像你在北京,也不会太难。可我在长沙却真是不易。因此一旦得到,就是挚爱的宝贝,带来的喜悦也更绵长。”为了保护这把扇子,汪涵说他费了不少精力寻得老织锦扇套,古朴雅致。

桌上的两只锦盒,打开一看,很有意思,一盒是汪涵的好友、画家李凤龙新篆刻的数枚印章,刚从北京寄来,另一盒是古董商最近搜罗到的26方古铜印。“你看这个多好玩,是套印。”汪涵从锦盒中拿出一方印,里面还套着两方小印。“你再看这个,上面印文是‘日敬物至’,说的是每天都要有很恭敬的心,不要随随便便。这个是‘正行治士’,你要用正确的行为,来梳理君子士族。多有意思。”

汪涵说自己爱好收藏,应该和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他父亲是苏州人,母亲是湖南常德人,汪涵70年代初生于苏州。他说:“小时候我是在苏州园林里长大的。你想当时多可爱啊,我每天跟着祖父逛公园,他拎着个鸟笼,我一个小屁孩儿就跟在旁边看碑林、看花草、看园林、看太湖石,我对这些东西格外有兴趣。收藏的爱好很可能就是那时候一不小心埋下的种子。”

汪涵说他是个恋旧的人,30年前的小学生手册、作业本都还留着。50年前,汪爸汪妈结婚的时候在杭州旅游,当天买了一张杭州市地图,至今汪涵还保存着,不久前特意回湘潭请父母在上面签名,连同他们的结婚照。“家族文物嘛,我喜欢做这些事。老的纸片我也舍不得丢,把它们弄得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再裁成一块一块,还可以写字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