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政府信用降级与全球震荡:美国模式如何持续(2)

2011-08-16 18:06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4期
美债价格虽然暂时没有下跌,但美元在国际上的实际购买力其实一直在不断下降。一方面是财政收入增长乏力,一方面是财政支出无上限增长,美国未来还将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美元霸权地位的动摇,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美国就不可避免地将步入衰落。但即使美国经济衰落中国经济崛起,世界也很难再出现英国、美国这样的单一经济霸主,更为现实的格局是全球经济的多极化。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资本市场大跌,一度有很多投资者预期新兴市场可以和发达经济体脱钩,但事实证明这样的想法偏于乐观,中国股市的跌幅甚至超过美国。其中的原因在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很难有经济体能够独善其身。除此之外,这也和很多投资者预期美国经济将快速复苏有关,所以并没有大规模逃离美国资本市场。在金融危机爆发两年后,投资者发现美国经济不仅复苏乏力,而且危机从华尔街蔓延到了国家主权信用,这一次,投资者对美国的信心将会大大动摇。相比之下,新兴经济体成为危机之后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而资本市场的表现却明显没有体现出实体经济的增长,这可能会对全球投资产生吸引力。以中国为例,但是中国股市在最近两年却持续低迷,2009年跌幅16%,今年前8月跌幅7%左右。如果从估值来看,上证指数的市盈率仅为15倍,已经创下了历史新低,和2008年相比,这样的估值水平对于国际资本还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债务泥潭越陷越深

一方面是财政收入增长乏力,一方面是财政支出无上限增长,美国未来还将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

美国目前的国债余额为14.29万亿美元,对应2010年的美国GDP14.62万亿美元,国债占GDP的比重已经逼近100%,如果按照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划定的60%的安全线来看,美国国债早就已经处于危险境地,只不过长期以来依靠其头号经济大国和全球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地位,美国国债一直得以维持并透支其AAA级信用。不过,这种依靠发新债还旧债的做法已经和庞氏骗局无异,早晚都要有破灭的一天。

美国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二者对美国财政的贡献率超过80%。这两大税收都是主要针对个人,在美国经济放缓,就业形势恶化的背景下,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都难以大幅增长,而对于以消费经济为主的美国,如果对民众加税又将抑制本已疲软的消费,即使在经济困难的2010年,奥巴马政府也依然延续了布什时期的减税政策,在去年年底大幅减税近9000亿美元,并且在近期依然呼吁延长对中产阶级的减税,所以,美国政府将来对民众加税的可能性极低,无论是针对富人还是中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意味着极大的风险。如果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不能大幅增长,美国的财政收入也就难以有实质性提升。除了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之外,美国财政收入的第三大来源是公司营业税,占比约为10%,但今天大部分美国企业的经营压力之大前所未有,指望公司营业税提升美国财政收入也是一个奢望。

与财政收入艰难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财政支出的无限增长。美国的财政支出主要分为强制性支出、可自由支配支出和利息支出。强制性支出主要是社保、医保和公共医疗补助,三者合计占比约40%,可自由支配支出主要是国防支出,占比约20%,是最大的单项支出,利息支出占比约7%。从这些主要财政支看,几乎每一项都属于刚性支出,可供调整的空间很小。社保、医保和公共医疗补助这些福利性开支是美国财政支出近年来增长最快的一类,构成了美国福利社会的基石,对于习惯了高福利的美国民众,由奢入俭的难度可想而知,在美国就业率不景气、民众收入降低的背景下,大幅消减社会福利随时可能酿成一场政治灾难。利息开支更是具有绝对的刚性,随着美国债务总额越来越大,加之将来还有融资成本上升的可能性,利息支出将成为美国财政越来越大的负担,而这一项开支更是难以控制和消减。作为最大的单项支出,国防开支似乎最有调整的余地,美国最新出台的债务上限法案也将重点集中于此,要求在10年内削减国防开支至少3500亿美元,成为美国减赤计划的重要部分。但美国超级军事大国的地位向来是维护其全球利益的重要保证,在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和超级军事大国之间,美国又将做出怎样艰难的平衡抉择?

8月12日,美国的减赤委员会正式成立,作为债务上限谈判的妥协,在至少提高2.1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之后,美国将在未来10年内消减赤字2.1万亿美元。但对于一个一边表示要少花钱,一边却在伸手要更多钱的政府,减赤只是一种姿态,不会对美国债务困境有实质性改善,这也是为何美国尽管达成了债务上限谈判却依然遭遇了标普的评级下调的原因。在标普看来,美国两党达成的减赤方案不足以达到其所认为稳固美国政府中期债务状况所需要的程度,因此将美国国债的信用等级从AAA下调至AA+。

美国国债规模在过去10年快速飙升,很多人都归因于“9·11”之后美国发动的两场战争,从美国国防开支来看,上世纪90年代末期,美国国防开支占GDP的比重约为3%,过去10年上升至4%,这两场战争确实消耗了美国不少财力,但并不是造成美国国债困境的主要原因。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的国防开支大概为3000亿美元,10年后虽然迅速膨胀至7000亿美元左右,但如果和高达14.3万亿美元的国债总额相比,国防开支显然还不是国债上涨的主要推手。

美国国债今天的困境,主要还是美国滥用其货币发行权造成的恶果,从短期来看给美国带来不少好处,但长期来看必将带来灾难性后果。1971年,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全球其他国家依然将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失去了黄金之锚的制约,美元进入了可以随意滥发的时代。巧合的是,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经济快速崛起,90年代和本世纪初,中国经济快速崛起,这两个贸易大国积累了巨大的贸易顺差后,需要为外汇储备寻找一个安全的投资品种,头号经济大国美国国债自然成为首选,日本和中国先后成为美国国债最大的海外债权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