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阿维尼翁OFF戏剧节:自由市场式的戏剧狂欢

2011-08-15 11:57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排戏之外该如何对待戏剧?这就是阿维尼翁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孟京辉说,“在阿维尼翁,你和戏剧之间没有中介,你和观众与市场之间也没有中介。戏剧体验变得前所未有的直观,这就是一种戏剧自然生长的美学。在这里,戏剧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排戏之外该如何对待戏剧?这就是阿维尼翁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孟京辉说,“在阿维尼翁,你和戏剧之间没有中介,你和观众与市场之间也没有中介。戏剧体验变得前所未有的直观,这就是一种戏剧自然生长的美学。在这里,戏剧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2011年阿维尼翁OFF戏剧节期间城内的街头表演者

 

7月的阿维尼翁,城里和城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城外罗讷河水静静流淌,两岸树林郁郁葱葱,一派普罗旺斯地区的传统田园风光。而从中世纪时遗留下来的斑驳城墙上任何一个门洞穿入城去,曲折走上几步,立刻被裹挟入另一个时空:花花绿绿的戏剧海报贴满了视线所及的每一个角落,各种奇装异服的人成群结队地伴随着锣鼓声、歌声、音响声招摇过市。有人在人行道上配合着古典音乐跳街舞,还有人在广场上穿着宫廷大戏袍、摇着羽扇骑一辆高如骏马的红色自行车,稍一驻足便有人往你手上塞各色传单。“请去看我们的戏吧,马上就要开演了。”眼神和声音都很恳切,有时候法语说了一遍又加上一遍英语:“我们的戏即使你不懂法语也没关系。”

环顾四周,似乎半个欧陆的年轻戏剧爱好者都集中到了这里,而能来阿维尼翁的人,显然也以先锋、实验和反叛精神自诩。隔壁不到一小时车程的距离,法国三大夏日艺术节之一的艾克斯歌剧节也在上演。由于正统歌剧占据了主要舞台,艾克斯的艺术节便被人们称作“祖父母的节日”,而阿维尼翁OFF戏剧节的舞台,则毫无疑问属于年轻一代。

此时来阿维尼翁,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看戏。“今年的OFF戏剧节,24天内上演的剧目一共是1143个。”阿维尼翁OFF戏剧节主席格雷格·热尔曼(Greg Germain)告诉本刊记者,“而就全法国每年进剧院的观众人次而言,阿维尼翁OFF戏剧节期间要占到全年总数的1/4。”

在OFF戏剧节看戏,最重要的是不能迟到。120个剧场里1000多场戏排得紧凑,留给每场戏的时间大多只有一小时左右。这些剧场大多是从学校教室、礼堂、咖啡馆、小酒馆、门厅、车库等等非剧院空间临时改建,小剧场不过容纳二三十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地方太小了,你一开门,光线就会影响其他的观众。”剧院守门人就这样拦下了最后一分钟看到海报宣传而匆匆寻来的迟到者。在这里,戏剧的表演效果无疑比票房收入更重要。

不同于与阿维尼翁戏剧节并称的德国柏林戏剧节,OFF戏剧节上绝大多数剧目都是主流戏剧圈闻所未闻的。“这正是大量的法语剧团来这里表演的原因。”格雷格·热尔曼说,“他们带着自己的戏来这里见观众,见媒体。这里有很多小剧团,他们平时只在本地演出自己的剧目,而这些创作并不为世界上大多数人所知,唯有来到阿维尼翁,才有得见天日的机会。”

“这里好多剧团一共就三四个人,夫妻俩,一个大孩子,再加一个小孩子,装台、技术、舞美、灯光、宣传、演员、导演……基本都是自己动手,身兼数职。与这种家庭作坊式的戏剧DIY模式相比,中国艺术家真是太幸福了。”孟京辉向本刊记者感叹道,“我们一个戏一来就是整个支持团队。”

在本届阿维尼翁OFF戏剧节的导览手册里可以看到,这次中国戏剧的数量比欧洲之外任何一个国家的戏都要多,一共是7个,除了孟京辉的“中国之吻”团队带去的6个先锋戏剧外,还有一个上海戏剧学院与阿维尼翁黑橡树剧院合作的中国古典戏剧《西厢记》。

6个先锋戏剧中,除了孟京辉的《三个橘子的爱情》和王翀的《哈姆雷特机器》,其余4个戏都是首演。所有演出都集中在35号剧场,演出场地原本是当地一所小学校的阶梯教室,一百来个座位,舞台经过简单重装,6个戏从上午11点半轮流演到晚上22点。刚开始几天的演出,剧场里空空荡荡几乎没人,在孟京辉的反复鼓动下,原本不习惯街头表演这一套的中国演员们也开始扛起道具上了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