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体育 > 正文

越野跑,没有终点的到达

2011-08-12 14:28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没有固定的距离,也不受场地和器材的限制,甚至没有跑道——城市街区、山岭湖畔,皆为路,这便是“跑友”对于越野跑的认识。全国五佳户外运动员韦超,自称越野跑“野心家”,在他看来,每一个跑步者的终点,都是由他们的体能与毅力决定的。

跑步

Fly觉得奔跑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儿

2006年4月份的天津国际马拉松赛上,状态欠佳的韦超随着发令枪响,跟着人群跑了出去。18公里处时,膝关节的隐痛开始发作。“当时我没太注意,也没做任何处理,运动员的意念就是坚持,但是在两公里后,另一只脚也开始疼了起来。”韦超这样告诉本刊记者。在他看来,对伤害的预估不足,也是对运动伤害的无知。“为了执著于‘一丁点儿马拉松精神’,我顶着双膝的剧痛,扛过了后半程的22公里。”这是韦超10年跑步生涯的最大挫折,长时间的比赛和训练,给膝关节造成了劳损,病变集中发作。韦超说,这种打击不只是肉体上的伤害,而是心理的冲击,那次受伤所导致的停赛、停训,几乎将他的所有憧憬清空。韦超甚至认为:“即便在伤病痊愈之后,我也没有跑步的冲动了。”

膝盖康复后,韦超开始尝试着游泳、划船,他开始在自家后山的水库游泳,每次往返途中,都试图在山坡上重拾跑步的乐趣与蹦跃的感觉。这样长久积累,竟使他的越野技巧有些“出神入化”,跑友们认为,韦超可以重新“飞”起来了。

韦超于是决定重返“跑步生活”,从2007年开始,他逐渐认识到“越野跑”也许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越野跑给我带来完全不同于公路马拉松的奔跑体验,‘野趣横生’似乎更符合我的性格。”韦超告诉本刊记者,“在最初试水的越野跑比赛中,我的成绩比想象中要好,随后,我开始组队参加各种综合项目与户外比赛。”从这时起,韦超说他才真正地认识到“户外精神”——虽然是更艰难的比赛,但比起以前,似乎不再有痛苦和负担。他开始理解“享受跑步”。

跑

韦超在蓬莱长岛进行野跑

复出后的一年里,韦超和他的队友们名声大噪。2008年9月,韦超先是在全国越野跑分站赛中获得了昆明、杭州站冠军和深圳站第三名,随后,在全国户外运动大会上获得了负重登山男子个人亚军以及男女混合冠军。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他,并在他的带动下,形成了跑步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只有纯粹的跑步。“高兴了就跑,跑完了就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纠结于名次,不过分渴望荣誉,不疯狂,适可而止;不离开‘跑步生活’,但也不依赖它。”韦超把回归的这一年,称为“最令他怀念和珍惜的跑步时光”。2009年盛夏,在喀什市民的欢呼雀跃声中,他第一个冲过设在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前广场的终点线,这时的他已经完成了号称世界上“最干燥、最炎热、最寒冷”的250公里戈壁长征极限耐力跑,作为首次跑完戈壁长征全程的中国人,并获得总成绩第四名、20~29岁年龄段的冠军,同时也是第二和第六赛段的冠军。

也许是太专注于“跑”的态度,在2010年的沙漠赛事(GobiMarch)上,韦超说他经历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次跋涉。99公里,选手各自背负着10公斤的装备,冒着酷热的高温穿过吐鲁番盆地。韦超估算着自己已经跑完了九成的路段,便转身跑进一片农田,偷吃了一颗哈密瓜后,准备向终点继续冲刺。正当他回味着甜瓜的味道,憧憬着跑过终点的兴奋时,赛道两旁的路标旗不见了。以他的经验,直线向前一定是正确方向,然而当他跑出3公里后,依旧不见路旗,这才意识到出现了“非正常情况”,极有可能迷路了。由于“比赛正在进行”,选手们必须在正确赛道上完成路段,韦超极不情愿地开始掉头,返回最后一个路标。3小时的数次往返,才让他找到了终点的方向。一路上,他不断地向自己发问:体力是什么,无穷无尽吗?不是。跑过90公里后,再胡乱地跑了3小时,如果还有力气,那么“不是超人就是打了激素”。由于身体与意志的过度乏力,他感到自己踩到了崩溃的边缘,虽然最后还是抵达了终点,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个别人设置的终点,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