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刘志连案:村庄积怨和司法僵局(3)

2011-08-12 11:56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3期
“什么叫证据不足?买1斤的东西,少了秤也还有7两吧,就按7两判不行吗?”——这是死者父亲的疑问,也是司法的现实乡土。疑罪从轻还是疑罪从无?河北刘志连涉嫌投毒案的5年僵局,归根到底还是这个老问题。司法观念的转变,依旧在经历漫长的阵痛,承受直接伤害的,不是“踢皮球”的公检法,而是疑惑又无助的双方家属们。

刘志连的丈夫贾忠海坚信妻子无罪,5年来为妻子的案子四处奔走

贾忠海家里的田地只能依靠年迈的父母来打理

有动机,有疑点,又有了测谎结果,刘志连在警方眼中的嫌疑,已经非常确凿。可是问题在于,接下来的调查,除了刘志连本人的有罪供述,警方都找不到任何物证。刘志连家里和衣物上都检测不到毒鼠强的痕迹,毒鼠强的来源是个谜,也没有目击证人能证明当日刘志连给过陈锦鹏零食,按照几位目击者的证言,当天中午,陈锦鹏和刘志连的行进方向刚好相反,一个是从东往西回家,另一个是从西往东去澡堂洗澡,但没人能证明,他们当天在村里遇到过。

084刘志连

刘志连

僵局“踢皮球”

测谎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也就意味着,在刘志连涉嫌投毒案里,唯一的证据只有她本人的有罪供述。可是,她又翻供了,做了更多的无罪供述,还写了若干份无罪自述和被刑讯逼供的情况说明。案子被涉县检察院退侦过一次,但证据方面没有任何进展,依旧没有足够定案的“直接证据”。严格意义上说,这个案子连检察院审查起诉这一关都过不了,但还是被起诉到了法院。接下来,除了证据问题,更令人惊讶的是程序。

2006年10月,邯郸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向邯郸市法院提起公诉,开庭后,迟迟未见判决,以至于2009年6月,邯郸市检察院主动向邯郸市中院发了一份《纠正违法通知书》,大意是刘志连案“2007年3月31日已超过法定诉讼期限”。这份通知书发出之后两个月,2009年8月,邯郸中院终于做出了一审判决,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死缓。

刘志连上诉,2009年12月,河北高院将此案发回重审。2010年7月再审开庭,邯郸市检察院主动撤诉。理论上案子应该到此结束,疑罪从无,刘志连可以从看守所被释放回家。结果并非如此,邯郸市检察院在撤诉后,发出了一份指定管辖的通知,将刘志连案指定给涉县检察院再次审查起诉。而涉县检察院在2010年12月,以同样罪名将刘志连起诉到了涉县人民法院。市检察院当然有向县检察院指定案件管辖的权力,但问题在于,故意杀人罪名下的案子,如果定罪,量刑必然在无期徒刑以上,县级法院无权审理。具体到刘志连案,市检察院在指定管辖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新的证据,足以导致罪名认定出现变化,可以降格审理,甚至连罪名都没有变。

2009年9月,律师康君元通过河北省法援中心接到这个案子,无偿代理刘志连案,查阅了所有的案卷材料后,他最初的疑问只在证据部分,“疑罪从无,很明显”。当案子突然被下沉到涉县法院,他实在是很惊讶,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么奇怪的情况,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还没见过,程序上显然存在大问题”。所以,2011年2月,刘志连案在涉县法院开庭的时候,康君元选择的辩护策略是“只辩程序问题,不辩事实问题。程序从一开始就是违法的,就不用进入事实部分的举证质证纠缠”。他也清楚,这样是兵行险招,“但那样的情况下,只能冒险了”。他最担心的是,“如果我不揪住程序问题不放,一旦进入事实部分,如果是早已达成的默契,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不过是配合他们把程序走完而已”。

2011年2月的庭审之后,刘志连案的程序,进入了另一种诡异局面。拖了3个月后,2011年5月,涉县法院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书》,理由是涉县检察院隐瞒了此案曾经由邯郸市检察院撤诉的情况,而且在没有任何新事实与证据的情况下再起诉没有法律依据。理论上,案子到这里也应该结束,可是涉县检察院的应对更令人惊讶,他们对于涉县法院的不予受理决定不置可否,拒绝在任何形式的退卷上签字。案卷材料就这样你推我搡,在涉县法院和涉县检察院之间传来传去,成了“踢皮球”的僵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