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刘志连案:村庄积怨和司法僵局

2011-08-12 11:56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3期
“什么叫证据不足?买1斤的东西,少了秤也还有7两吧,就按7两判不行吗?”——这是死者父亲的疑问,也是司法的现实乡土。疑罪从轻还是疑罪从无?河北刘志连涉嫌投毒案的5年僵局,归根到底还是这个老问题。司法观念的转变,依旧在经历漫长的阵痛,承受直接伤害的,不是“踢皮球”的公检法,而是疑惑又无助的双方家属们。

中毒事件

按照村里的风俗,5岁中毒身亡的陈锦鹏不能埋进祖坟,他被单独安葬在胡峪村西头的山脚下。“离家门口只有200米。”母亲刘红霞已经是泪眼婆娑的哭腔,她告诉本刊记者,“每天出门,往西望一眼,心里就像被针扎。”父亲陈红为在一旁沉默,眼圈通红。

082被毒死孩子的母亲-刘红霞-1.jpg

时隔5年,失去爱子的刘红霞提起往事还是历历在目

时隔5年,往事还是历历在目。那本是个寻常的初春午后,陈锦鹏照常去上学,他5岁,在村幼儿园读中班。村里的孩子,打小满村跑,上幼儿园也不时兴接送。刘红霞说她只担心迟到,14点左右催着他出了门,就开始看电视。她记得很清楚,“最多过了一刻钟,幼儿园老师就跑来家里,说我儿子抽风了”。出门往东,过一个路口就是幼儿园,不到20米。夫妻俩赶到时,陈锦鹏就倒在进门的水泥斜坡下,间歇性地抽搐着,旁边吐了碗大的一摊。他们把孩子抱回家,在村里找了一辆面包车送涉县医院。胡峪村离涉县县城只有十来里地,去往县医院的途中,陈红为说他一直抱着儿子,感觉到“他大概每隔一两分钟抽一次”,心急如焚。

类似症状出现过一次。一年半前,对门邻居张喜顺摆婚宴那天下午,陈锦鹏突然开始呕吐抽搐,送到涉县医院,诊断是癫痫,住院5天。这一次,涉县医院也是按抽搐的症状接诊,医生往陈锦鹏嘴里塞了木塞,防止他自我咬伤,还给他注射了一些镇定药物,然后就让家属观察等待。可是陈锦鹏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好起来,反而越发严重。陈红为告诉本刊记者:“他抽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后来就变成一直抽,一直抽。”两个多小时后,16点多钟,医生才意识到异常,决定抽取胃液化验。样本要送去县城疾控中心化验,陈红为回忆:“快到下班的时间了,还要去求人家晚点下班,先把结果做出来。”又过了两个多小时,19点左右,检测结果出来,毒鼠强中毒。

陈红为蒙了。县医院马上开始给孩子洗胃,一家人四处打电话求助特效药无果,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最后只能连夜送往邯郸市医院。21点30分出发,23点多钟赶到,“才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孩子就没了”。医院出具的证明上,死亡是当晚23点55分。惊心动魄的这一天,陈锦鹏还是没能挺过去。从出现异常到死亡,近10个小时,眼睁睁看着儿子虚弱下去却无能为力,这种痛,任何时候再触碰,都是锥心刺骨。

陈锦鹏的时间,永远静止在2006年3月22日,第二天刚好是胡峪村村委会3年一度的换届选举日,两件事情放到一起,陈红为的愤怒,第一时间就有了本能指向。毒鼠强的检测结果一出来,陈红为马上电话报了案,紧接着就打给了同村的贾云平。“我跟他说,要是我儿子有什么好歹,跟他没完。”这些都在当年的警方调查记录里。为什么是贾云平?原因还是选举。陈红为是村主任,贾云平是村委委员,他们从2003年开始搭班子合作,在新一届的直选里,互为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胡峪村隶属河北西南部的涉县,紧邻山西,高速公路直通长治,在新的高速路竣工前,到长治比邯郸更为方便。这个背山面水的村落,2003年才开始第一届村委会直选试水,短短3年,第二届就进入了白热化的角逐。这种变化,时任村委会副主任孙国良回想起来,自己也觉得惊讶。“2003年的第一届选举并不算激烈。”他告诉本刊记者,“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想法也比较一致,就是换个有魄力的新班子,能让村里有所发展,带着大家把日子过好一点。”那一年的村委会,除了留任村支书的贾海江,彻底大换血,班子里的其他5个人都是票选出来的,主任陈红为,副主任孙国良,以及贾云平等3名村委委员。陈红为在票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他刚刚30岁,年轻,有魄力,符合村民们的期待。孙国良算是陈红为的发小,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亲厚,还合伙做过生意。贾云平已经近20年没有住在胡峪村,他因为离婚跟妻子的本村亲戚闹得很僵,再婚后去了固新承包鱼塘,但他是5个人里唯一的党员,而且是1976年参军就入党的老党员。

可是新组的班子,并没有像预期中的合作愉快。等到换届,积攒了3年的各种矛盾和积怨,从暗地里摆到了明面上。“为了拉票,说什么的都有,贪污受贿,各种谣言和人身攻击,真的看不懂了。”孙国良感叹。组队、拉票,不过才一届,所有的程序,村民们无师自通并且全情投入。参选的各种大幅海报和传单,在选举前的一个星期里,到了铺天盖地的热度。内容不外乎两类,宣扬自己的竞选理念和批驳竞争对手。“有发的,有贴的,有挨家挨户塞到门缝里的,地上都是纸,第二天扫起来,能有这么厚一沓。”孙国良向本刊记者伸出手比画,大概一尺来高,“你以为啊!”彼此的敌视和角力,一触即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