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血从何时冷(2)

2011-08-10 17:32 作者:李树波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安纳什·贝林·布雷威克到底是疯子还是狂人?这个问题折磨着挪威乃至国际社会中每一个关心“7·22”血案的人。

布雷威克声称童年很愉快,但是在他的笔下,身边并没有值得尊敬的人。母亲和姐姐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母亲的判断力和道德感一样低下,姐姐滥交得了性病,损失了健康、金钱和名誉。他认为放逸、自由化的母系氏族氛围,某种程度上把他给“女性化”了。这一种精神上被阉割的恐慌,结合他发布在视频里的制服照、持枪照,显示出他强调自己雄性特征的努力。在继父的保守派右翼政治理念中,他部分地找到了安全感。不过,继父远未够资格成为理想的男性榜样。他是个可亲的好人,但完全被生理本能控制,毕生积蓄大部分花在泰国妓女们身上。这个退休的挪威军队少校有过的性伴不少于500个,还把阴部疱疹传染给安纳什的母亲,导致她患上脑膜炎。

成长期没有称职的父亲榜样,显然给布雷威克造成了很大困扰。童年朋友形容他是“妈妈的小男孩”,他从未有过认真交往的女朋友,甚至被怀疑是同性恋。布雷威克在行为和言语中对男子气概压倒一切的渴望,以及人生轨道上一再展现出的认知偏离,从不同角度揭示出他在移情能力和攻击本能上的功能不调,以及对性本能的抑制。

另一方面,他认为白人男性才是今天的弱势群体。挪威传统上女性地位很高,因为男人出海在外,家里由女人主持。20世纪以来的劳工运动和性别平等运动,不但确保女性参政议政的比例,更把责任义务的平等落实在工作场所、婚姻和家庭内部。挪威政府和国会里,女性通常占据50%左右的职位。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GroHarlemBrundtland)在1981至1996年间三次当选首相,在任10年,以至于她的外孙问自己的爸爸:“男人也能当首相吗?”

“男权运动”并非空穴来风,欧美最近出现了许多“父亲权利组织”,比如美国的“父亲权利”(Father'right)、英国的“家庭需要父亲”(FamiliesneedFather)、挪威的“父亲和孩子”(FarogBarn)。在离婚和儿女监护权上,法庭一般会倾向母亲。父亲联盟要求争取和母亲同等的权利,布雷威克主张的却是退回到传统父权社会,以最大程度增加父亲对子女的投入。他认为女权社会是导致单身母亲产生的罪魁祸首,所以,恢复对老姑娘、私生子、离婚妇女的歧视,默许父亲有优先抚养权,鼓励全职主妇,是保证家庭稳定、人口增加的良策。联系布雷威克自身经历,这个观点似乎体现出一种迂回的情感反应模式:闭口不谈个人创伤,却通过偏激的政治主张来解决内心失调。欧洲最好能倒回他从未经历过的50年代,性别在家庭、社会里的角色定义全部坚如磐石,长幼尊卑有序,多种族和文化可以往来但绝不掺杂。这个臆想中极端安全的世界,折射出安纳什内心最深的恐惧。

079葬礼

7月29日,牧师安妮(左)和挪威伊斯兰会议主席(右)参加18岁少女巴诺的葬礼

黑与白

布雷威克没上过大学,他说为了写《2083》,头5年自学,半工半读。自学者分两种,一是没条件受正规教育,二是看不起正规教育。布雷威克住奥斯陆中上社会阶层聚集的奥斯陆西部,小学校友里包括国王哈拉德五世、玛莎·路易丝公主和王储哈康。同学记得布雷威克是“智商高,有礼貌”的好学生。显然,他属于自视甚高的第二类自学者。他计划自己开公司,但即使挪威商学院的本科也没有“创业”这门课,于是他选了美国洲际大学的网络课程,加上1万多小时的自学,对外宣称这等于读了两个本科和一个硕士。

《2083》的结构和语言风格都很接近维基百科,涉及文化马克思主义和法兰克福学派、伊斯兰宗教、伊斯兰化、欧洲抵抗运动、理想社会各方面的制度设想、军事恐怖组织、圣殿骑士仪式和识别系统等一系列编者认为相关的“知识”。细究其主张的脉络,无非是要求其所属的欧洲白人男性群体的利益最大化。比如废黜主张平等政治的左翼政府,废除讲究“平等政治”的文化独裁,停止欧洲的“伊斯兰化”,保护稀有的“北欧-日耳曼”人种等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