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血从何时冷

2011-08-10 17:32 作者:李树波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安纳什·贝林·布雷威克到底是疯子还是狂人?这个问题折磨着挪威乃至国际社会中每一个关心“7·22”血案的人。

哀悼

7月24日,挪威民众聚集在奥斯陆大教堂哀悼爆炸和枪击事件中的近百名遇难者

2011年7月22日,奥斯陆政府办公区的一场大爆炸震惊全国,两小时后,于特岛(Utoya Island)血案更让挪威举国上下陷入无法思考、无法表达的震撼。凶手是地道的挪威人,并不隶属于“基地”或其他任何恐怖组织,对整个挪威社会来说,这是更沉重的一击。

在罪案剧集里类似情节并不陌生,一个高智商而反社会的罪犯,因为个人或信仰的原因,策划了惊天罪案。电影里总有道高一丈的孤胆英雄力挽狂澜,观众也并不担心罪犯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因为对人性的信心,道德底线总是要大奸大恶之人才可能突破;滋生战争和恐怖行为总需要极大的仇恨和利益冲突,而挪威在各种国际组织关于生活质量、言论自由、政府治理、幸福指数、适宜居住、人类发展的指数排名上都名列前茅。挪威政府每年用国民生产总值的2%进行对外人道援助,近年来也没有民族冲突,因此,这次大屠杀不但让挪威人震惊,大部分外国人听说后也感到不可思议。最常听到的一句评论是:北欧这块乐土也不太平了!

这是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在按下引爆按钮一小时前,布雷威克把1500页的文档《2083:欧洲独立宣言》发给6000名右翼思想同情者。这个宣言的出发点是欧洲文明和纯种欧洲人面临灭绝,最大的威胁来自伊斯兰教企图同化世界的野心,从犯是目前在欧洲占主导地位的倡导多元平等社会的左翼政府。而为此书的发布所献上的祭品,是死于大爆炸和大屠杀的77个鲜活生命。

079见面

7月29日,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左)参加悼念仪式后与穆斯林民众见面

这一刻,全世界有多少政治团体成员,媒体、警察、学者、网民,以最专注的脑力和高浓度的情感,来研读这一奇特的文本。关于布雷威克这一无可名状的精神和内心,《2083》里有不厌其烦的自我披露和高度自恋的自我采访。但是可信的成分又有多少?

男性的危机

《2083》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关于性、性别角色的焦虑,精神分析家们大可以在此深耕浅犁。

078布雷威克

布雷威克

安纳什·贝林·布雷威克(AndersBehringBreivik)1979年出生于伦敦,父亲延斯·布雷威克(JensBreivik)是挪威驻英国使馆的经济学家,安纳什是延斯和护士温其·贝林(WencheBehring)各自第二次婚姻的产物。布雷威克1岁时,父母婚姻解体,母亲把孩子们带回挪威抚养,父亲和新妻子争取过监护权,但是失败了。布雷威克每年和父亲一起度假,但是16岁那年,父亲和他断绝了关系,原因是他参与街头帮派涂鸦。无独有偶,延斯与自己三次婚姻的4个子女也都全无来往。延斯从电视上看到血案后,震惊地说:“他怎么不自裁了事——我的下半生再没好日子过了,所有人都会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

父亲对儿子价值裁定完全基于对自己面子的影响,从中可以看出在家族中延续的冷漠和疏离。父亲对儿子的病态丝毫没有内疚,正如安纳什用枪口瞄准某一对象时,良心上并不起一丝波澜。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实际上,他都是父亲的弃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