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书推荐 > 爱乐 > 爱乐2011年第8期 舒伯特
404
爱乐2011年第8期 舒伯特

本期杂志简介:

 

◎李峥

 

据说每年七、八月份最热的时候,是稿子产量的淡季,不过今年还好,稿子多出来不少,这都有赖于新老作者的共同努力,在此谢过!

本期的第一篇文章是对钢琴家巴维的“本刊专访”--《永远都有人需要美》。凡是听过6月28日他在中山音乐堂音乐会的人,一定还会记得他的那通“神侃”,当时我甚至觉得他可以做个音乐教育家,在本篇采访中,大家可以继续听他的“侃山”。附在其后的是音乐会评论《巴维,为人们带来奇妙“黑暗”的魔法师》,在本文中我试图换一种表达方式,以一种轻松的口吻来讲述巴维的那场音乐会。

身在布鲁塞尔的罗文为本期发来了精彩的“海外传真”--《伊丽莎白声乐比赛日记》。本文以日记的方式全程记录了作者旁观一场声乐比赛的经过与细节,秉承了罗文一贯的令人愉快的文笔,是本期的亮点文章。同时,《与斯坦先生的巴洛克王国之旅》进入第四部分,本文作者、数学家岳耀一起来到斯坦先生的工作室,继续关于制造羽管键琴的话题。

关于音乐会的内容,在本期占了比较多的篇幅,除了关于巴维的文章,还有“现场回放”栏目的《听阿茨伯格讲述莱比锡之声》和《半场巴赫,半场肖邦》,前者是关于弦乐四重奏的话题,后者是关于钢琴家拉格娜·舒尔墨的话题。“特别关注”栏目的《坎切利是这样来中国的》一文,讲述了现代作曲家坎切利的一次不寻常的经历。

马慧元的“音乐杂谈”在本期继续,文章三个部分涉及了关于勋伯格、《追寻早期音乐》、罗森等多个不同侧面却又交织在一起的问题,就像作者以往的文章一样,引起人们对一些问题的思考。个人觉得,马慧元目前为本刊所做的杂谈,比她之前出版的书对音乐的探讨要更深一步,虽然相对“难懂”一些,却给人带来更多的新发现。

“音乐课堂”栏目的《巴洛克之前的复调发展撮要》一文,系统梳理了复调音乐的诞生与发展,及巴洛克之前各种复调的形式和特点;这篇文章刚好与“早期音乐”栏目的《莱昂南与佩罗坦:圣母院乐派的复调》相呼应,本文详细介绍了最早的复调音乐流派--巴黎圣母院乐派对复调音乐发展的贡献,至此,我们已经从前几期的“新艺术”追溯到了“古艺术”。

《绝代风华--肖邦音乐的非常阐释(八)》,介绍了莫伊塞维奇和布莱洛夫斯基两位钢琴家对肖邦的独特诠释;《从“克莱本在莫斯科”说起》,讲述了钢琴家克莱本的幸运与不幸,他的那句话值得回味:“年轻人不要天天看好莱坞,要多看书……”

本期关于现代音乐的文章有两篇,“音乐家通讯”栏目的《克拉姆:一位开创了独特风格的先驱》,以录制克拉姆的新作《阿尔罕布拉的鬼魂》为引子,回顾了作曲家的创作经历。本栏目的另一篇文章《在画廊中演奏》,介绍了钢琴演奏与视觉艺术的结合所给人带来的新鲜感受。“现代音乐”栏目介绍了一位芬兰现代作曲家,标题是《奥利斯·萨利南:西贝柳斯之后的“新简单主义”大师》。

罗日杰斯特文斯基的《为什么需要指挥?》,向音乐会听众介绍了指挥在管弦乐作品演奏中的作用,以及谈论了作为一位称职的指挥家该具备些什么。《回忆巴比罗利》一文,通过曾在巴比罗利手下当过小号手的一位演奏者之口,回忆了这位指挥大师的在音乐艺术上的趣味和追求。另外,《给妻子的信--马勒书信选》在本期继续刊出。

差点忘了,我的《配上音乐的捷克之旅--波希米亚早期音乐续缘》三部曲,本期开始第一篇--关于克鲁姆洛夫与比贝尔的一套小提琴奏鸣曲,与意大利那篇不同的是,这篇关于捷克的文章,写了更多关于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希望给“音乐之旅”栏目带来更多有趣的内容。“作曲家档案”栏目是《亨利·珀塞尔:一个非常欧化的英国人》,扼要介绍了这位英国伟大的作曲家一生的经历与创作。

本期的主题是舒伯特的交响曲,以《复活舒伯特》为中心,介绍了他的第三、四、五、八、九交响曲,包括第五、八、九交响曲的版本推荐。其中《舒伯特第九交响曲版本推荐》一文,对于版本比较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反思了版本推荐的一些弊端,也许会引起一定的争议,但却是一篇非常值得推荐的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