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涪江水污染事件源头调查(2)

2011-08-05 16:2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7月21日清晨,龙达沟爆发的特大泥石流最终将岷江电解锰厂尾矿库挡渣坝冲出一个缺口,锰矿废渣被冲入涪江,造成了200多公里流域的污染。上万方土石的泥石流在当地地质灾害史上并无记载,但一份项目动工前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却显示,县水利局曾提示过,龙达沟是著名的泥石流多发沟,一旦发生泥石流将可能堵塞泄水隧道,造成环境安全事件。

涪江将继续流经平武县、江油市、绵阳市、三台县、射洪县、遂宁市等区域。绵阳市环保局监察队支队长江学清在7月21日下午就赶到了平武县进行取样。“因为涪江在平武段有两条支流汇入,起到了稀释作用,所以当时并没有检测到污染物质,直到7月26日污染物随水体移动到平武与江油交界处的武都水库库区,随涪江水量减少,锰作为重金属元素在库底逐步沉淀积累,才被检测出来。”江学清告诉本刊记者。因此绵阳市政府在7月26日才发布了公告,通知市民不要将自来水作为生活饮用水,有些滞后。江油市则在7月25日关闭了取水于涪江的第二自来水厂。对于小河乡和平武县来说,那里的人们生活用水取自山泉水而非涪江水,所以此次污染中没有受到影响。随着涪江的自然流排,污染物质会沉淀、稀释和消解,并不需要人工干预。

在泥石流停止后,小河乡政府立刻对下游4个村庄的受灾情况进行了统计,结论是造成90户群众共计100多亩土地及农作物不同程度受损,两户农户的5间房屋被冲毁,但无人员伤亡。这个统计结果遗漏了在此次灾害中丧生的丰岩村平山队村民彭昌金。22日,他的尸体在涪江岸边被发现。泥石流发生时,他也在挡水坝附近,那里有一个锰矿开采的坑口。一位村民告诉本刊记者,在这个矿上工作的矿工去年还有十几人,今年只剩下5人左右,因为该矿基本已经开采干净。“坑口的附近有工人们居住的工棚,但是那天没开工,其他几位矿工都回村了。彭昌金在那里养了几只小鸡,说还要喂鸡,便留了下来。”

地质灾害和环境污染:预料之中或之外?

这家电解锰厂的建造背景十分特殊,之所以叫做岷江电解锰厂,是因为它原本位于汶川县漩口镇白花乡,处于国家重点水利工程“紫坪铺水库”库区内,是紫水工程的淹没搬迁企业。阿坝州政府组织专家经过论证,决定将厂子搬到小河乡。2003年,企业在重新建厂的同时,进行了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的改制,现任经理谢才坤通过了当时的公开招拍,成为这家民营企业最大的股东。将厂设在这里,很关键的原因是这里的锰矿储量。厂子有一片占地12平方公里的自有矿山,矿区现有锰矿资源量共约455万吨,其中控制的资源量76万吨,推断的资源量379万吨,属中型矿床规模。

2003年,迁建的电解锰厂完成了《环境影响报告书》,并通过了四川省环保局的评审,接着又在2007年通过了环保局的竣工验收。但在锰厂正式投入生产后,县环保局却在检查中发现了问题。“主要是那里锰矿渣堆放的情况。”张永魁告诉本刊记者。资料显示,厂区旧有渣场没有按照《电解金属锰企业行业准入条件》进行建设,渣场没有拦渣坝,库容远不能达到设计容量,并且渣场没有截洪、防渗及坝外渗滤液收集措施。因此,厂里决定再新建一处锰渣堆放厂,目的就是为了改善电解锰厂污染现状,保护松潘县的生态环境。对于旧渣场的处理,谢才坤告诉本刊记者,已经用混凝土做了防渗,并将尾矿渣整体填埋,在上方修建员工的新宿舍楼。在建楼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地基沉降,要将2~3米的矿渣换掉,用沙加石来代替。这部分矿渣就堆入了新建好的位于两山之间谷地中的渣场。新渣场3万立方米废渣中,大部分都来自于老渣场,而不是后来的生产环节。“在冬天的枯水期,厂子里都会停电停产。并且今年在进行生产线的技术改造,没有怎么生产。”

既然是新项目,就要完成两个重要的报告。一份是《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报告》,另外一份仍然是《环境影响报告书》。锰厂委托了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探局的专家来做地质评估。该局的专业总工程师董则军告诉本刊记者,评估涉及两部分,包括建设项目会对地质环境造成哪些影响以及建设项目会遭受哪些地质灾害的影响。“对地质环境的影响比如在建设过程中和将来完工后引起周围的崩塌和滑坡。我们当时认为如果有预防手段,这些就可以避免。从这次事故的现场来看,在泄水隧道、挡沙坝、挡水坝和尾矿填埋厂周边都没有发生这样的灾害。”

3

 “至于项目可能遭受的地质灾害,在报告里根本没有提及泥石流的威胁。报告里只有这样一句话,就是该沟(龙达沟)在有记载以来,没有发生过大的历史灾害。”董则军说。松潘县国土局局长王智恩对本刊记者解释:“沟里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泥石流灾害,而是这种灾害没有记录。”按照董则军的说法,认定为泥石流灾害,就需要有专家明确在泥石流发生过的地方划分出形成区、流通区、堆积区以及危险区。认定的前提是有人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才会去上报,再请专家来认定。没有人受到影响,泥石流发生后,也就很难会有记录。王智恩介绍说,在松潘县范围内,每年发生泥石流的数量是20~30起,主要集中在小河乡和白羊乡的范围内。但他同时强调,这是一个估计数字,“因为没有上报的记录”。董则军也说,没有明确记录的地质灾害,是很难写进评估报告的,“写进去就意味着建设单位需要投入成本来治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