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我是怎么戒掉德州扑克的

2011-08-04 16:06 作者:阿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一直觉得和心智匹配的还有一个词,叫“性格智慧”。我只敢和性格智慧低于我的人玩,就像有一段时间只敢跟单纯的姑娘谈恋爱。那意味着你也可以变成一个单纯的人,或者不必因为过度付出而深受伤害。

我一直觉得和心智匹配的还有一个词,叫“性格智慧”。我只敢和性格智慧低于我的人玩,就像有一段时间只敢跟单纯的姑娘谈恋爱。那意味着你也可以变成一个单纯的人,或者不必因为过度付出而深受伤害。

2010年11月6日,世界扑克大赛决赛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加拿大选手乔纳森(出牌者)夺冠,捧走89万美元奖金

 

“用柠檬汁在白纸上写字是看不出来的,可是如果把纸拿到火上去烤一烤,棕色的字就会显出来,意思也就一清二楚了。”在《伤心咖啡馆之歌》里,卡森·麦卡勒斯这样写。请想象德州扑克是这把火,它照亮人隐埋在内心深处的性格。我至少看过两个沉稳、自控的朋友在牌桌上失陷,一个每推出一组筹码便会吸一次痰(就像在咽一只“咕咚”作响的鱼泡),一个手疯狂地颤抖,最后需要猛然拍筹码才能镇住自己。

针对他们,我们有的是办法。如果他们从一抓牌开始就神情紧张,我们会弃牌;如果是在后期才展现,他很可能正陷入一场义和团式的热情,妄图以单薄肉身制造刀枪不入的神话。我们丢出100个筹码,观察他的眼神。有时那里会有一种被凌迟的痛苦,有时则会愤怒——这愤怒主要是针对他自己。他在跟自己说:“有什么好怕的?去他娘的。”他们一般玩得不会很久,就像行使刺秦使命的秦舞阳。

我喜欢装扮成他们,这几乎是我唯一能赢的手段。我低垂着头,将双手收藏在裆间,控制着嘴角的表情,将自己表演成一张白纸,然后在每张牌翻出后表现出患得患失、怅然若失、犹豫张望以及愤慨等诸种表情,以刺激那些勇士并不足够的信心。“如果对方不加筹码,你永远也不要加。”这是我给自己的原则,“即使手头是同花顺,即使最后赢的只是大小盲注。”我耐心等待着对方,如果他试探性地加筹码,我便会将相应的筹码放上去,又撤回,又推上去,表现得像是被文火给烤焦了。一般到最后一次添加筹码时,对方会加到一个较大的份额,这时我会反扑,翻倍添加,或者“All In”——他们如果没好牌就会撤退,如果有好牌就会死给我更好的牌。

强极必辱,情深不寿。

示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