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系统与人:“7·23”事故的救援与善后

2011-08-02 14:25 作者:魏一平、葛维樱、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为什么早早就宣布现场没有了生命迹象?为什么不能进行更长时间的现场清理与搜救?为什么要着急挖坑与拆解车体?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发现小伊伊一个多小时后,桥上的16号车厢也被吊了下来,7月24日晚19点铁道部宣布已经具备了通车条件,此时公布的死亡人数仍是35人。可是,后来又在清理现场的过程中发现了4具遗体,死亡人数上升为39人。

援救

7月23日晚22时许,事故现场附近的居民和救援人员紧急运送受伤的乘客

053 16号车厢幸存者苏忠普和妻子

16号车厢幸存者苏忠普和他的妻子

他们都是第一次坐动车。24岁的苏忠普在杭州做大米批发生意,7月23日下午,登上了从杭州开往福州南的D3115次列车16号车厢,同行的还有舅舅金显眼和9岁的小表弟金扬钟。这是他们父子第一次出远门旅行。

躺在温州第二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苏忠普向本刊记者回忆这次旅程,只剩劫后余生人世无常的感慨。那天晚上,面对被行李架、座椅、车体死死压在一起的舅舅,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慢慢垂下头,没了气息。

最初赶来的村民和路过的行人,面对这事故,是茫然无措。当时被困在D301次动车2号车厢里的福建人林克波告诉本刊记者,在撞击刹那间不知道了翻滚了多少圈,才重重地摔到地上。他回忆,自己慢慢坐起来,见到有手电筒光在窗外晃动,听到敲击声,那是外面的人用砖头、石头和铁锤敲击车窗玻璃,可是,一次次砸下去,除了渐渐显露的裂痕,就是无法打碎那扇窗户。

这也是林克波第一次坐动车,从镇江上车,终点是福州。他是一名驾校教练,这次去镇江,是参加那里的残疾人申领驾照培训课程。本来计划自己开车,可老板怕他们路上太累,就买了动车票。跟他同行的同事陈云英坐在隔壁一格包厢里,不幸遇难。

破解救援无门

温州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是最早到达事故现场的一支专业救援队,因为去年挂牌成为温州市综合应急救援支队直属大队,他们拥有当地最好的救援工具和人员。“可是,这次救援,在技术上遇到的困难前所未有。”旺晓伟向本刊记者坦言。消防战士抡起消防斧砸玻璃窗的时候,旺晓伟说他心里咯噔一下——玻璃不仅没碎,反而把斧子弹了回来。再砸几锤,也只是露出裂缝,窗依然纹丝不动。平时的车祸救援中,能轻松砍断一条小拇指粗钢筋的消防斧,却砸不烂动车的窗玻璃,这让在场的人傻了眼。砸中间,还是砸四角,他们没有经验,也从没有人告诉过他们。后来,有战士砸向四角,发现更有效果;再后来,又摸索出用气动切割刀效果也不错。同样,最早赶到的上海铁路局宁波工务段的工人们,用来破窗的工具也是8磅重的大铁锤。一位在动车上工作的维修机师告诉我们,宣传画里常见的那把小小的破窗逃生锤,每节车厢也只有两个用做紧急逃生出口的窗户才可以砸开。

让这些专业救援人员吃惊的还不仅是玻璃,旺晓伟感叹,动车的车体材料也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那些切割汽车铁皮轻而易举的电动切割器、无齿锯,一开动立刻打滑,根本进不去。他们尝试着用氧焊切割机直接切割车体,但用尽了一罐半的乙炔、耗费了两个多小时,也只能在车体上切出一块1平方米大小的窟窿——传统的专业救援,在集合了多种高科技的动车面前,变得苍白无力……

全文请见643期《三联生活周刊》      在线购买本期 

更多关注  专题:7·23事故追问 人的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