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9:音乐节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作者:黑麦

张北草原音乐节
8月7日,张北草原音乐节开幕

“我们不应该以安全问题来禁止音乐节,相反,这10年中,我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操作方案。”

8月7、8、9日,在距北京240公里外的张北,上演了一场为时3天的音乐节,被媒体誉为“夏天最爽的音乐节”。

8月初,杨观提前向公司请了假,和几个朋友租了一辆金杯车,开往张北。他提前一个月在网上订了3天通票,演出单上的Tricky让他兴奋不已。从2000年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开始,杨观几乎参与了每一场国内的大型摇滚音乐节,混乱的“绿色旗帜”音乐节令他记忆犹新,嘈杂的场面、劣质的音响效果,甚至李宇春的出现……他叹了口气:“很多音乐节,一出北京就成了野路子,主办不管、观众瞎折腾。”

张北县与摇滚乐素有渊源,县委副书记孙小涵与河北省《通俗歌曲》杂志主编曹贤邦有过密切接触。交往过程中,孙小涵渐渐了解了国外的摇滚乐,分管宣传工作后,他结合地域特点,为促进经济发展开展了几项文化项目:长城县城、中都遗址论坛等。一场音乐节给张北县带来了更大的知名度,演出头两天,乡里组织了10个村的村民,在5、6日观看了试音演出。

8月7日开始,大量“京”字车牌私家车和客运车纷纷驶入张北县1500亩的草原。杨观也就是在这天中午,经过5小时的车程抵达现场。也许是保安疏忽,杨观走进现场时,手里还拎着酒瓶子,他走到一个垃圾桶边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顺手把玻璃瓶扔进了垃圾桶。“尽管国内的音乐节已经做了10年,作为一个铁杆观众,更应该带头珍惜来之不易的环境。”杨观至今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一个酒店的地下夜总会,偷偷摸摸看地下摇滚演出的场景,他说:“那时根本不是看演出,简直像做贼。”

7日的演出,在许巍的歌声中落幕,数千人在草原上扎起帐篷,比起以往的草原音乐节,安寨的人数更多了。据统计,张北县城只有53家旅馆、酒店,接待人数约4000人,为此,张北县在成立的10个现场小组中,专门成立暗访现场周边住宿的物价小组,主办方也在现场安排了帐篷租赁。音乐节主办方,《音乐时空》主编李宏杰说,我们与张北县做了人数上的预估,参照了北京的迷笛音乐节,以及地方音乐节等,预估人数在2万~3万人左右。对于预估的“最大人数”,主办方与当地政府是有所准备的。

由于从北京出发的车辆纷纷迟到,8日的现场演出推迟了两小时。尽管如此,现场气氛依然热烈。迷笛音乐学校的校长张帆说:“音乐节就是个大型聚会,把单独的个体投入到人群中;人向来是群居动物,在这里,他们还原了最原始的交流。”

张帆说,在他经历过的各国音乐节中,死磕音乐的人越来越少了,多数人像是来参与一个集体活动,整体气氛很舒服。国内现在的音乐教育基础不够,很多来音乐节的人尚是第一代摇滚听众,中国的年轻人在改革开放后才慢慢地接触国外的音乐,而这些年的信息发展过快,很多人“抓不住音乐,不用心去听”。张帆说,“目前的音乐节还处于普及阶段,凑热闹是应该的,但是更要了解音乐”。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