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9:伍德斯托克之痒

作者:王小峰

庆祝
8月14日,在美国纽约贝瑟尔,人们在庆祝“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举办40周年

 “我们搞音乐节也想赚钱,但是每次都目的性太明显,每次都信誓旦旦地想弄出一个中国伍德斯托克,结果反而忽视音乐节本身,让音乐节的各方面的标准一再降低,最终几乎都无法避免草草收场的结果。”

在1969年8月16日伍德斯托克举行音乐节的时候,中国正值“文化大革命”,那时候中国人不知道在西半球的一个地方聚集了50万人,去听一场音乐会,但是有超过100万的中国人先后8次聚集到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的检阅。10年后,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慢慢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西方发生了很多不为我们所知的事情,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次纯属意外的音乐节,正是因为它的意外,它才能在后来变成一个传奇。任何一次音乐节都可以给人留下回忆,但没有哪一次音乐节像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一样成为一种象征。急于了解西方当代历史的中国人,最先接触到的都是象征性的符号人物与事件,自然,伍德斯托克传奇慢慢也变成中国人心中的一个象征,也变成很多人心中的一个梦想——如果搞一个伍德斯托克式的音乐节,如果能参加一次伍德斯托克一样的音乐节……

事实上,中国是一个“节之国”,且不说传统节日,每年全国各地以各种名目搞的各种节,就已经多如牛毛,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的理念已经变成各种节日庆典的宗旨,也最终让各种节庆变得走样儿。在名目繁多的各种节当中,恰恰没有一个像样的音乐节。即便有,也是有上顿没下顿,很难形成传统。越是这样,人们就越希望天上能掉下一个伍德斯托克。

音乐节是什么?音乐节就是以音乐会的名义让人们参与进来去享受一种音乐背景下的生活,它尽可能创造一种聚会、交流和休闲的氛围,同时不妨碍人们去欣赏音乐。目前国内的音乐节,从一开始立意上就有问题,首先要有主办地政府支持,政府支持就意味要把当地政府的利益考虑进去,比如如何拉动当地经济发展,提升当地领导在职期间的业绩,或者提高赞助商的知名度。万一没有拉动经济发展,或者商业效果不佳,甚至惹出点麻烦,就没有下次了。因此目前中国的音乐节基本上处于一出生就死了的状态,很难形成品牌和传统。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没有把音乐节做好做大的原因。

如果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放在中国举行,即便是今天,也没有可能。因为它有太多的意外与风险,没有人能担得了这个责任,但是这件事儿愣是让几个年轻人给扛下来了,比如临时更换场地,防护栏还没装好观众就入场了,观众比预计的多出好多倍,收费临时变成免费,演出开始了乐队的器材还堵在几十公里之外的路上……但是音乐节居然继续下去了。后来,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创办人之一的约翰·罗伯茨这样说:“我记得我父亲对我说过,你可以赔很多次钱,但你的信用却一次也输不起。”这样的信用在40年前的那个农场里是一个主旋律,所以在面临任何困难的时候,都坚持过来了,并且,没有出乱子。

 

当初想搞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人不是不想赚钱,但是他们还有一点追求,至少在宣传口号上还强调一下和平,这是那个时期的背景,因此海报设计成了一只白鸽落在吉他柄上。我们搞音乐节也想赚钱,但是每次都目的性太明显,每次都信誓旦旦地想弄出一个中国伍德斯托克,结果反而忽视音乐节本身,让音乐节的各方面的标准一再降低,最终几乎都无法避免草草收场的结果。

我们在做这种大型户外音乐节的时候,总是有些多虑,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尤其是,政府部门往往对大规模的公众聚会比较担心,总怕出乱子,规模能小点就小点,能不搞就不搞。这一方面很难让音乐节发展壮大,同时对管理部门来说,不经历这样的规模是无法从中积累经验的,于是每次音乐节都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