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0:崔健,跨界之年

作者:王小峰

近年对崔健来说可算得上是跨界之年,先是他离开音乐,去拍电影,筹备了几年的电影终于开机。年底,他还要举行一场跨年度的跨界摇滚交响演唱会,第一次把交响乐与摇滚乐合在一起。:

1

崔健

 崔健在2005年创作专辑《给你一点颜色》的时候,写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一部分变成专辑里的《迷失的季节》、《蓝色骨头》、《红先生》,然后,他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拍成电影,便把故事梗概写了下来,后来他找人写剧本,写了几稿都不满意,干脆自己把剧本写出来了。

可能没有人能理解崔健到底想要什么,虽然电影与音乐创作在某些方面相似,毕竟还有差异。在崔健看来,这两件事差不多是一回事,而之前他有机会参与陈果的电影《成都我爱你》的拍摄,多少积累了一点拍电影的经验,凭着这点经验,崔健自己导演这部电影。电影名字叫《蓝色骨头》。

关于电影讲述的故事,崔健说“一首歌两代人三个故事四种唱法”。故事的背景从“文革”一直到现在,崔健这样叙述电影故事梗概:“‘文革’时期部队文工团,美女下凡,被上级领导安置下来。到了文工团,领导给她安排一个舞蹈演员搞对象,关系特别好后发现舞蹈演员是个同性恋,同性恋爱的那个男人又特别疯狂地喜欢这个美女,三个人就彻底地三角恋爱。因为恋爱产生灵感创作一个舞蹈作品,现代舞叫《迷失的季节》,做完以后就被整了。时隔30年,美女有一个儿子,美女嫁给了一个特工,特工临死前发现自己最大的心病是对不起自己的儿子和儿子他妈,他发现自己得了癌症,他想给自己做个葬礼。儿子发现爸爸要死了,找到他妈妈,他妈妈在他不到3岁时离家出走了,还发生了暴力事件,把他爸爸打伤了,伤口恶化才要的他的命。三个故事都讲一遍,儿子是黑客,用最快的技术找到他妈妈,就是这么个故事。实际上就是一首歌的故事,他为什么找他妈,怎么找到的,通过这首歌。”

崔健不太会讲故事,这个故事梗概也讲得一头雾水,但拍成电影究竟会是什么效果,还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想象得出,崔健拍电影,一定会跟别人不一样,不然那就不是崔健了。能理解的是,崔健一定是把电影当唱摇滚一样对待。

崔健说:“我的生活和工作的特点一个最明确的表现形式就是我都感兴趣,既然都感兴趣对我来说就不用分是工作还是业余生活了,对我来说都是工作,或者说都是业余生活,都是娱乐,我都高兴。我发现做电影的时候和做音乐的时候都是让我亢奋的状态,何乐而不为呢。”

2

拍摄现场

确实,崔健拍电影就像他对待音乐一样,也充满叛逆色彩,大概他的姿态你很难用商业电影或独立电影去判断,音乐创作相对比较独立,一个人可以完成大部分工作,但是电影创作需要一个整体。而崔健面对这个团队,理解跟别的导演完全不同,他说:“我觉得这很可怕,我没必要想拍电影去学四年去,这是一笑话,未必我喜欢。我发现他们提出的意见对我来说不能说没有价值,最起码都是反面价值,有些人给我提的意见不但不能够采纳,而且要避免跟他们一样,最后就用事实说话,把一个作品拿出来,我的衡量标准绝不是一个商业标准,谈具体的商业就没有意思了,在这个基础上做电影我不用有任何压力。”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