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0:摇滚乐的春天?

作者:王小峰

600万元投入,这对于一场摇滚音乐会来说风险是很大的。与现在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摇滚音乐节相比,“怒放”摇滚演唱会无论从制作成本到乐手酬劳都已达到国内摇滚乐演出的极限,而一次音乐节的制作成本大约在200万元左右。可以说,中国摇滚乐20年来从未享受过如此顶级般的待遇。

1

崔健

 从这个演出阵容来看,会发现,除了汪峰、唐朝、许巍之外,其他人在最近4年内都没有出过唱片专辑,甚至有些人在过去几年的演出每年不足10场。但是最近这两年,摇滚乐队发现,演出逐渐多了起来,甚至连从来不喜欢演出的张楚去年也有七八场演出,今年也有6场演出。黑豹乐队今年已经有30场左右的演出。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说:“前些年黑豹乐队的演出出场费已经降低到几万元一场,跟以前最高20万元一场差得太大了。”演出市场是一个风向标,似乎标志着摇滚乐的回归。

摇滚乐的演出市场一直不稳定,上世纪90年代早期,随着中国摇滚乐群体现象的出现,一度刺激了演出市场,当时很多摇滚乐队每年都有不少演出机会,但是崔健在1993年的一次演出中由于说了几句让上面不高兴的话,文化部门一度关上了审批摇滚演出的大门。黑豹乐队当时每年能演二三十场,但之后几乎没有一场演出,摇滚乐队不管到任何地方演出,都必须有北京市文化局开出的介绍信,但这个介绍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任何摇滚乐队拿到过,因此地方承办演出的部门不敢让摇滚乐队演出。后来情况有所好转,摇滚乐队终于可以演出了,但是何勇在首体的一嗓子“李素丽漂亮”又让摇滚乐演出回到了冬天。直到1998年,摇滚乐演出市场才慢慢回到正常状态。

2

唐朝乐队

2007年,“二手玫瑰”在北展剧场演出,北京文化局的某位领导表态:你有本事就演,你申请我们就批,由市场来决定你。

但是自从进入本世纪,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习惯通过互联网下载音乐,本来摇滚乐的唱片市场就不大,网络免费下载很快就波及他们,如果在唱片制作上稍微讲究一点,成本会很高,那么,出版的唱片几乎血本无归。全国各地的音像批发市场慢慢开始以批发盗版为主,音像零售店的准入标准也有问题,对销售盗版音像制品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凡此种种,音乐行业在进入新世纪被打得七零八落。直到最近几年,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的扶植与关注,摇滚乐演出市场才逐步复苏。全国各地的摇滚音乐节的出现就是一个标志,地方政府认为摇滚音乐节与普通演唱会不同的是,它能直接促进消费,拉动GDP的增长。

现在的摇滚乐环境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受众群体和消费习惯也不一样了,这些在20年前就出道的乐队,虽然他们的音乐水准和状态都慢慢在走下坡路,但今天仍然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主要原因就是他们都赶上过一个唱片时代,曾经留给过人们共同的记忆,共同记忆在今天就意味商业价值。赵明义说:“1990~1992年的时候,每个能播放摇滚乐的地方几乎都是我们这些人的歌儿,我们随便演,而且我们很快就能排出了我们的专场演。”当时崔健、唐朝、黑豹、何勇、窦唯、张楚、郑钧这些人确实创造了摇滚乐的春天,他们那批摇滚歌手都曾给人们留下一批经典歌曲。但是90年代后期出来的摇滚乐队,几乎没有再留下过让人印象深刻的歌曲,摇滚乐在没有形成大众化的时候就被分众化,共同记忆变得越来越少。:

新一代摇滚乐队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以小众为中心的生存方式,他们不介意网络免费下载,甚至更愿意配合网络传播方式,把自己的作品传到互联网上供人们下载。唱片时代的摇滚乐队对这样的转变感到不适应。赵明义说:“我们的第五张专辑花了很多钱,在英国做的缩混,去美国做的母带处理,但是怎么样呢,血本无归,跟理想值相去甚远,大家谁还敢出专辑,宁可出单曲嘛。现在很多乐队都有不少作品,但是没有唱片公司敢出。”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