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7.23事件 专题 > 相关文章(关于高铁) > 正文

读者来信:渴望轻松回家(2009年)

2011-08-01 13:37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今,高速铁路、动车组等先进的火车词语早已成了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回家过年却仍是“一票难求”。

1月12日上午10时,我给乡下的母亲打去电话,欣喜地听到了大弟的声音,他从珠海坐一天一夜的长途大巴,早晨8点到河南南部的光山县城,换了一趟车,这会儿刚刚到家。不等我发问,他就大声说:“从广东坐大巴回来,车票480块钱,两个人就是960块钱,再倒一次车,1000块钱就进去了。”

1000元,这是大弟在广东辛苦一个月的工钱!他和弟媳之所以挨到年关才回家,就是为了能从老板手里拿到少得可怜的工钱,没想到末了竟是把钱扔在了公路上。我异常惊诧,忙说:“你怎么不坐火车呢?广州到信阳的火车票,硬座90多元,卧铺还不到200元,你那个大巴简直比两个火车卧铺还要贵!”“几天前我就去买火车票了,买不到。”大弟无奈地说。信阳位于江淮之间,大别山北麓,京广铁路与宁西铁路、京珠高速与沪陕高速公路都交会于此,北距北京991公里,南距广州1303公里。这样的地理位置,按说信阳民工不该为返乡的火车票发愁,但却是照愁不误。

想起了我在北京上班的日子。2000年末到2005年,我在北京报社工作,这期间经历了5个春节。每一个春节都是在不堪回首的寻票中度过的。如今我就工作生活在信阳,离乡下老家只100多公里,随时随地都好回家,再也不为回家过年买票发愁了。

如今,高速铁路、动车组等先进的火车词语早已成了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回家过年却仍是“一票难求”,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几个月前看到一条新闻,说是在2020年前后,我国铁路交通将会彻底改观,“一票难求”局面将成为历史。如此看,像我大弟一样外出打工的民工要想轻轻松松地回家过年,起码还得熬上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读者:河南信阳 林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