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6:八卦窦唯的可能性

作者:马戎戎

 都为率领乐队加油世界杯

4月20日,窦唯率领“不一定”乐队和媒体队对阵足球,为世界杯加油

“他演出的那个晚上刚好下着大雨,他让所有灯光都不打开,底下的观众都满怀着期待,结果过了20多分钟,都以为他没在台上,因为只有音乐,没有别的东西,观众都在喊,窦唯在哪儿?我当时在台上,就在他旁边,看着他穿着雨衣特别从容镇定地在做他的电子音乐,他一直在台上。下面各种声音都有了,但他完全不为所动,只是陶醉在自己的音乐里头。最后他说:‘你们觉得这是摇滚吗?’停顿了一会儿,他又笑着说:‘有人在骗你们’,说完就走了。”对于正在组织“中国摇滚20年”演出活动的乐评人江小鱼来说,2002年丽江雪山音乐节上窦唯给他留下的印象是格外深刻的:“我觉得那是雪山音乐节上最摇滚的一次演出。”在他看来,5月10日事件中的窦唯,是一个无辜者:“小窦和迈克尔·杰克逊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被媒体刻意妖魔化的、被‘乌合之众’的世人误读最深因而伤害也最深的天才艺术家。”在他看来,窦唯是一个顾城式的人物:“我觉得他很像一个人,顾城。从艺术家的角度,他是一个始终生活在自己内心世界里的人。我特喜欢这个人,他一直在舍,在放弃,坚持自己的东西。他的声音是中国摇滚圈子里最好的,但是他放弃了;还有他的婚姻。”这只是一个接近者的观察。商业社会的逻辑不完全如此。

戏剧性的烧车事件,在圈内人看来,“老实人被逼急了”。

这是“不一定”乐队小号手文智涌对窦唯举动的解释。他反复地提到一个细节:去《新京报》要说法之前,因为拒绝了一位沈阳记者的采访,窦唯收到了一条短信,文智涌说,那是一条“恐吓短信”。在文智涌看来,正是这条短信激发了窦唯的情绪。他愤怒地说:“窦是个老实人,你听他的音乐就该知道,他去《新京报》也只是想要个说法,他们为什么让他在那里白等了3个小时?他见了那个记者又能怎么样?”窦唯的朋友、制作人张亚东也有着同样的看法:“窦唯的确有点孤僻,不理会别人的感受,但是我认为在艺术上不需要老好人。我知道大众喜欢看别人的私人生活,但是也要分清楚人。他和很多人不一样,他只想让人关注他的音乐,他做的事。”

那条短信是“恐吓短信”以及“等了3个小时”的说法在采访中均被另一方否认。但在乐队吉他手龙隆看来,这些细节是否属实并不是事情的重点:“到今天,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沉淀很长时间了。之前我们在上海演出的时候,爆出了骂人的事,媒体传得很厉害。说窦如何潦倒。”

“骂人的事”指的是4月2日,窦唯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演出时忽然提到妻子高原和“唐朝”乐队的主唱丁武。龙隆说,在现场的他也不知道,当时窦唯为什么这么做:“我跟陈小虎交换了乐器。他在打鼓,然后他拿鼓过来说想弹吉他,我把吉他给他,去弹了贝司。他把麦克拉过来,上来就说起了丁武。我们也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这么说。演出完之后,主动跟媒体说你们可以问问题。”龙隆说,这种情况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然而后来媒体却将这件事和高原的赡养费联系在了一起,以“百万赡养费逼‘疯’窦唯”为题目做了报道。

“然后媒体就都开始说窦唯怎么潦倒。我特别佩服香港记者拍照的能力。一般人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抽烟,但是窦喜欢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抽烟。那天正好抽那烟屁股那儿,一般人抽到烟屁股那里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那个香港记者,就把窦唯抽到烟屁股那里的照片拍下来了,那家杂志就说,窦唯已经穷得到处捡抽烟屁股了,在酒吧里混钱。”龙隆这样说。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