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4:鲍勃的自传——答案还在风中飘荡

作者:苌苌

鲍勃迪伦

鲍勃·迪伦

当鲍勃·迪伦要出自传的消息传出,他在全世界的歌迷都十分期待。10月5日,《编年史》上市。

自60年代初鲍勃·迪伦在纽约的格林威治村成名以来,关于他的书出过不少,然而,在那些未被他本人授权的传记中,彼此的观点或者对事件的描述经常出现矛盾。试图在迪伦的500首歌曲中找寻答案似乎是枉费心机——他的歌词充满了象征和暗喻,而他于1966年写的那本“后垮掉”风格的小说《狼蛛》,更不会对了解这个人有任何帮助。

迪伦很看重自己的隐私,对媒体多年来采取的大多是不合作方式,即使是铁杆歌迷对他的生活也不敢说有多了解。所有10月5日出版的这本由他本人撰写的《编年史》(第一卷),应该是深入他的生活和内心的最好途径。

鲍勃·迪伦在谈起这本书时,口气一如既往地自嘲:“我不知道‘编年史’(chronicles)这个词具体是什么意思,就算是和往事有关吧。”在书中,他讲述了自己演艺生涯的几个关键时期,时间是跳跃的,就好像所有的事都摆在一个平面上,而他信手拈来:他在明尼苏达州的青少年时代,他初到纽约格林威治村时的光景,如何为声名所累,以及分别在70年代和1989年发行的《新的早晨》和《哦,仁慈》——两张反响不大的专辑的创作背景。

名人立传,请人捉刀的现象一直很普遍,但这本书确实是鲍勃·迪伦本人在“西蒙和舒斯特出版社”的督促下,花了三年时间,用一台老式的雷明顿打字机写出来的。谈起写作过程,他认为很“清苦”——写惯了充满暗喻、诗意飞扬的歌词,他不得不管住自己的想象力,老老实实描述一个事件,还原其“文学上的真实性”,那简直就像屏住呼吸生活一样。“如果我停下来,我根本不想回头看”,鲍勃·迪伦曾经深受“垮掉派”文学的影响,这本书也是以即兴式自发性写作技巧写就的,思绪自然流动、反情节,据说手稿中都是一整长段的章节,还好出版社尽了点编辑之责。

不过这本书读起来很有趣,我们看到这位最有影响力的文化符号坦率地展开了他生活的一面,书中充满细节、轶事和有意思的人物对话,幽默、自嘲一直是迪伦歌词所带有的一种品质,在书中也时常出现。其实听听迪伦的歌,我们就不应该低估他的文学功底。

书的出版,正赶上欧美的主流文学评论界因为一本叫做《迪伦对原罪的先见之明》的书而掀起的探讨“鲍勃·迪伦的重要性”的热潮,该书是一位英裔大学教授对迪伦的歌词所做的详尽的语言学分析,按照他的说法,迪伦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超越艺术家的语言学者。推波助澜的还有一本研究迪伦的学者、专家的论文合集《A工作室》。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