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3:“滚石”与中国演出市场(2)

作者:王小峰

美国《时代》周刊杂志驻北京记者傅睦友认为,“滚石”一直想做老大,这种心理驱使他们做了很多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有时候很成功,有时候是一个灾难。“‘披头士’在1967年出版了第一张迷幻摇滚唱片,贾格尔听到后,觉得自己也要出一张,于是他们很快就出了一张。1969年夏天被称作是‘爱之夏’,那是一个革命的年代,‘滚石’也参加了这场革命,但他们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们的歌大都是关于追女孩、吸毒和玩乐方面的,所以他们没参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但是贾格尔也想搞一场免费音乐会,在阿尔塔蒙特演唱会上,他们请了地狱天使摩托党来做保卫,摩托党当场打死了歌迷,结果成了一场灾难。”黄烽认为,“滚石”想做老大,是经过他们精心策划的,“这次‘滚石’能够以非常低的价格来中国演出,就是说他们要做摇滚乐的最大代表,之前还没有人在中国举行这么大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他们是第一个,别人没干的事情他们会先干。”

此次座谈会,大家更关心的还是票房问题,《北京晚报》记者戴方一直反对搞这种不符合国情的大型演出,他认为:“中国演出市场目前没有一个很良性的循环,这么高的价位,不但比美国贵,比日本还要贵,这完全是变态型的演出市场。现在中国的演出都是放卫星型的演出,追求的是一种轰动。现在不是通过一场演唱会能打开一个市场,打开一个概念的年代。‘滚石’来中国是一个很正常的演出,但对中国来说操办的又很勉强,比如没有赞助商,票房又有很大风险,最后结果又只能依靠票房来承担。挣钱是外国人看这场演出,等于在北京给外国人做一场演出,赔钱等于是中国演出市场失血。”戴方认为,“国外的演出良性表现在是一个长线型的演出,以增加场地和增加产出场次来衡量市场价格。”

在“滚石”该不该来中国演出这个问题上,黄烽认为:“市场自动的选择是最重要因素,是行业规律,就目前这个市场,如果我们完全听从这个市场,那么北京的生活慢慢会枯燥到死的地步。这时候有人站出来说要做一个很多人都怀疑的项目,它有很大的实验性,内容是全世界公认的好内容,来看看这个好内容在北京能做成什么样子,这事情本身就具有巨大意义。另外对很多中国人来讲,可能这就是最后一次,因为‘滚石’已经到这个岁数了,他们能把价格降到最低限度,影响他们的决定因素是他们完成了全球的摇滚乐历史传奇。另外很多经典的东西现在都到了再不看就看不到的地步了。”■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