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4:中国摇滚在2004

作者:马戎戎

18岁,一切刚刚开始

如果把1986年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崔健身穿长褂、身背吉他、两裤脚一高一低地蹦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的那一刻作为中国摇滚乐第一次在公众面前的亮相,到2004年,中国摇滚乐已经18岁。这一年,值得这个18岁青年记忆的事情至少有两件:2004年8月的贺兰山摇滚音乐节和两个月后国庆黄金周在北京国际雕塑公园举行的第5届迷笛现代音乐节。前者打出了"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旗帜,将18年来最有符号意义的摇滚音乐人集至麾下;即使是"老干部大联欢"式的讥讽也无法否认它在商业和社会效应上的巨大成功。后者召集了40支中国目前最好的新生摇滚乐队,以4天8万人次的空前规模完成了一次成功的青年摇滚文化展示,但主办方希望收支平衡的商业尝试无疑落了空。中国摇滚18年来的游移和彷徨、冲突和希望从来没有像2004年这样摊开在公众眼皮底下。摇滚乐手们的价值观从未像现在这样多元和混乱;中国摇滚的方向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模糊而充满无限可能。正如乐评人张晓舟所说,18岁的中国摇滚正走在从Pole(德国实验电子舞曲先锋)到刀郎之间的雪山和草地上

到2004年为止,由香山脚下的迷笛现代音乐学校主办的迷笛音乐节已经是第五届;5年来,这个原本只在学校食堂进行的学员汇报表演影响逐渐扩大,参加的乐队从"土产"变成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新锐摇滚乐队。今年"十一"之前,在"加强石景山区文化建设"名义下,刚刚从"环球嘉年华"尝到甜头的国际雕塑公园主动与张帆联系,希望能将迷笛音乐节移到公园举办,门票收入四六分成。这样,"迷笛"音乐节和它本身附带的文化开始了5年来在普通市民面前的第一次亮相。

10月1日,2004迷笛音乐节第一天,在玉泉路地铁站内,文身、金属链、鸡冠头、铁钉、项圈、皮带、布标--打着鲜明摇滚符号的青少年们络绎不绝。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这些摇滚孩子和文艺青年、媒体一起,在空旷的雕塑公园里听音乐、玩POGO、摆地摊、发呆、晒太阳、喝啤酒、支帐篷,完成了一次都市内的超现实自我放纵。4天8万人次的摇滚青年们的集体亮相显然让石景山的普通市民们措手不及;地铁售票员和路人们疑惑地看着这一群群奇怪的孩子、雕塑公园周边居民愤怒地给一切有关部门打电话控诉音乐节扰民,音乐节因此将时间从每天下午2点到晚上10点调整成了每天下午1点到晚上7点。这一切确实是国际雕塑公园负责人和石景山武警支队的人没能想到的,在他们原来想象中,这应该是一场游园会,最多是大型演唱会。但事实上,第一天上午,台子一搭起来,从音箱里发出第一声狂噪尖利的音符开始,就与传统联欢晚会式的演出不一样了。

参加过前4届迷笛的乐评人颜峻由于身在国外没能参加第5届迷笛,但他认为这一切是可以想象的。

迷笛学校创立于1993年,目标是提供基础的现代乐器演奏培训以及相关音乐理论课程,由于学校的老师有很多都是中国摇滚乐、爵士乐的热门乐手,历届毕业学生中,有不少组建了摇滚乐队。第1届迷笛音乐节是2000年4月30日至5月1日。第2届还是相同的日子,乐队从30多支增加到44支。第3届搬到香山,演出场地从学校礼堂搬到开阔的草坪上,时间改为5月1日至3日,乐队多达51支,观众也达到了6000到8000人次。第4届受SARS影响,推迟到10月的头3天举行,乐队41支,观众人数过万,台下有一半观众表示是第一次参加。至少有数百人来自外地,晚上,草坪上的帐篷里、学校的礼堂地上,睡满了年轻人。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