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默多克:权力与消费主义(6)

2011-07-29 10:56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1期
默多克相信全球化就是美国化,他坚信美国化会给世界带来富裕和安宁的生活,虽然会牺牲文化的多样性,但这个代价是值得的。他是信息自由流通的坚定支持者,他希望通过信息的自由流通,冲破集权国家的信息封锁,带给人们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世界。这种“信息自由”的前提是商业利益。

爱德·科奇在1977年当选纽约市长,这使来纽约才几年的默多克一夜间成为最有影响力的人。爱德·科奇不仅成为默多克的政治盟友,也是他的商业伙伴和好友。

在政府公关方面,默多克是一个奇才,他就是新闻集团的政府公关专家。美国共和党著名的民意调查专家和顾问弗兰克·伦兹(FrankLuntz)担任过新闻集团的顾问,也曾陪同默多克访问过华盛顿,他这样评价默多克:“他在华盛顿待了几天,一下子就感觉精力充沛了。他过得很自在,他认识每个大人物,这些人也都想和他面谈。”

《一个人的帝国》的作者迈克尔·沃尔夫总结了默多克的政治经济学:“除非你拥有政治影响力,否则做什么都很难成功。与其绞尽脑汁想打通一个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集团,不如从一个新兴利益团体那里找到一把保护伞,因为既得利益集团很少会把机会让给外来客。和那些功成名就的既得利益集团相比,一心渴望往上爬的年轻人也会更加需要你。如果你能帮助那些政治新星平步青云,那么你的权力和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笑到最后的往往是那些政治新星。总体而言,保守派的政客对你做生意会更加有利一些,但是,和什么都不亏待你的派别相比,欠你人情的政治派别对你更有利。”

其中最核心的方法论,就是投资政治新星,因为他们不仅迫切需要媒体支持,而且会在未来给予回报。

托尼·布莱尔的新闻秘书在日记中披露,他向布莱尔介绍接近默多克的艺术,可以让步多少,可以保留多少。在布莱尔保全自己的候选人资格和在工党彰显自己的政治倾向过程中,是相当艰难而屈辱的一段记忆。在坎贝尔的日记中,默多克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你要低三下四地向他求情,而且只有当你给予他的比他给你的更多,他才会让步。澳大利亚总理保尔·基廷曾对布莱尔说:“默多克是个很难搞定的大恶棍,你对付他可得想个好办法。”

默多克从政治投机中获得了可观的回报:他的并购和扩张可以绕开管制,游说政府制定更有利于新闻集团的政策,保障“自由贸易”继续畅通无阻。

默多克认为这种交易很正常,他曾轻描淡写地告诉记者:“政客想推行他们的政策,而他们想利用我们的报纸,或其他人的报纸。没有哪个政客不希望他们的脸出现在电视上。他们更感兴趣他们的故事,他们在公共医疗卫生服务或是铁路运输、学校等方面的贡献。至于报纸的社论讲了些什么,他们可一点也不关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