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2:崔健,打假归来

作者:王小峰

崔健不仅创造了中国特色的摇滚乐,而且在今天"不合时宜"地发起了一场中国特色的真唱运动,当他举起一把刀子准备切除当今歌坛的痼疾时,却发现这并不比他当初搞摇滚容易,为此,他还差点惹上官司。但是,倔劲十足的崔健并没有退缩,而是迎着风向前。一年来的打假效果如何呢?记者就此采访了崔健,这位摇滚歌星对一年来的真唱运动还比较满意,甚至他想把这场运动搞得更加轰轰烈烈,因为从一种习惯性的冲突角度来讲,这场运动刚刚开始。

崔健

记者:为什么这次真唱运动支持的人不多,甚至有不少媒体对你的行动冷嘲热讽?

崔健:首先我对媒体挺满意的,支持率比我想象的要高。圈里人的态度是我没想到的,不少人在看风使舵,看看势头会是什么样。刚刚开始时支持的人很多,比如罗大佑,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圈里的人(整个演艺界)--一些既得利益者开始空前大团结,他们开始站到我的对立面消极地对待这件事。

记者:他们怎么消极对待?

崔健:他们更多的是攻击说,这是我的个人活动,是个人炒作。这是我没想到的,但是我很快就知道,这是他们攻击这件事情的惟一的一种说法,惟一可以让他们抓住稻草的说法。

记者:当初怎么想起要搞真唱运动?

崔健:我跟很多人说过,大部分人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我隐隐约约感到曾经有过的那种亢奋已经基本上快麻木了,在麻木之前我开始干别的事,我觉得我们面对的环境真的到了病入膏肓,大陆的文化确实到了沙漠的边缘。大家没有意识到,包括一些知识分子,他们已经长期习惯了这种环境,视而不见。现在整个华语地区的听觉环境就是这么糟糕,而且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摇滚乐的自我清高,他们觉得自己是个知识分子,把自己凌驾到社会真空之上,他们根本不想了解这个社会,他们把西方的东西搬过来,谁也不清楚他们要解决什么,没对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壤、自己的文化,一点创造性也没有,全都是搬。我不反对流行乐,我觉得只要是真的东西都应该去重视。恰恰相反,我搞这件事,是平等对待流行音乐,而不是居高临下对待。我尊重所有人的才华。假唱破坏的不仅是一个利益问题,它是对音乐和艺术的侵略,它就像病毒一样一代一代地毁。关键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我不和既得利益者发生正面冲突,因为他们不是讲理的人,他们是野蛮人,这是一群野蛮群体,是高科技时代下的野蛮现象,这种既得利益群体的危害就会使中国变成一个文化沙漠。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我发现我终于找到我使劲的地方了。我们影响了很多人,但这些人后来都比我们圆滑得多,而我们还在起点,我要是和他们一样观众会更失望,大家肯定不会愿意看到我去假唱。

记者:真唱运动只能通过你的演出来把这个观念、意识传达给观众,但是它并不能影响那些假唱的人。

崔健:是的,这些我都想过,但首先是让观众都聪明起来,这是一个纯民间的运动,这场运动本身就是提醒一些人,不要堕落下去。另外,我们也希望通过这场运动让立法部门注意,希望中国能有这方面的立法。对于那些老宠物(中国的明星)来说,他们不希望我这条老狗在叫嚷,他们甚至根本不希望我这个人存在。但是如果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去对话的话,真唱运动根本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他们的事。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