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2:把音乐节搞大好不好

作者:王小峰

迷笛1

数年前,记者在采访崔健时,曾问他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他说,希望搞一个音乐节,让人尽情地歌唱。在后来的采访中,崔健也多次谈到这个梦想。再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有一种“音乐节情结”,一方面,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谁都想亲身经历一次那样的狂欢;另一方面,音乐在中国很少给人带来过群体性欢乐,所以,它总是时时刻刻成为不少中国人心中的一个梦想。

音乐节的习惯性流产

到目前为止,国内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因各种原因夭折的有好几次,最早一次是1998年在北京怀柔雁栖湖搞的音乐节,因此次音乐节与摇滚有关,而被有关部门制止。2000年夏天,在大连海边举办了一次“乐舞露天音乐节”,由于主办单位组织上的混乱,搞到中途就停止了。2001年,又有人准备在北戴河鸽子窝大潮坪海岸搞一次“北戴河国际第五传媒海岸现代音乐节”,参加的乐队有二十多支,声势十分浩大,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还是胎死腹中。2001年底,在昆明举办了“昆明现代音乐节”,一开始就照着“国际化”操作,声称要请来某些国外乐队助阵。但到最后又变成了全华班,虽然勉强支撑下来,但是组织混乱,观众寥寥无几,最终让主办方血本无归。

音乐节的确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美国流行音乐发达,商业机制也很完善,但是音乐节却并不多。虽然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可以以文化成就载入史册,但那是在一个极其特殊的背景下,甚至在开幕前一刻都随时有流产危险,只能说那是一次幸运的聚会。除此之外,美国还搞过“蒙特雷音乐节”、“美国民歌节”,其他像样的音乐节就没有了。英国的音乐节比较出名的有“格拉斯通伯里音乐节”和“雷丁音乐节”,这两个音乐节也常常由于各种原因时断时续。

在中国,虽然总有一些理想主义者试图再现伍德斯托克的奇迹,他们脑子里想到的是狂欢、音乐、阳光、篝火、啤酒……甚至是性爱。但他们忽视了一点:音乐节规模大、人数多,极易失控,有关部门因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不太支持。尤其是露天音乐节,涉及到交通、食宿等方方面面问题,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员和一些相关部门协作。

但在中国也有比较成功的音乐节,比如“喜力音乐节拍夏季音乐节”。分析它能顺利举办的原因,一是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二是把户外音乐节缩小到可操控的范围。

香山脚下的音乐节

江海蓝大学刚毕业不久,从她身上还能看到一些学生气,她虽然在北大在线网络公司工作,但是她有一个理想,就是想搞演出。当她决定走进这个梦想时,她想到了已经举办过两次的“迷笛现代音乐节”。她希望把这个音乐节接过来,把它搞大,变成正规、宏大的歌迷节日。

“迷笛现代音乐节”是迷笛音乐学校近两年每年5月1日都要搞的校园活动,参与者大都是该校毕业生。这些学生毕业后,有很多都组建了自己的乐队,所以,每年的音乐节,他们便回到学校“汇报演出”。

和大多数人想法一样,江海蓝认为这个音乐节规模太小,局限在校园范围内影响不大。它应该面向社会,是开放的。而在此之前,她因组织策划了一场近千人的演出而有了一些经验,所以她信心十足。如果是免费演出,有5万元赞助就可以搞定。“这样的演出太少了,前两届‘迷笛音乐节’都是圈子里的人在看,其实学生和其他人可能更喜欢。去年我们搞了一个小演出,发现大部分是学生,所以我们想把这次音乐节承办下来。”江海蓝这样对记者说。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