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2:阳光下的许巍

作者:王小峰

许巍曾经组建过一支乐队,名字叫“飞”,许巍好像很喜欢飞的状态,但这么多年,他就像在歌里唱到的那样:“还是飞不起来,依然需要等待。”这一等就是8年,坐在面前的许巍也有些沧桑了。

现在许巍又飞起来了,“飞越这辽阔世界,飞越这群山,飞越那洁白的云海,飞越那万马奔驰的绿色田野,飞越那辽阔的碧海蓝天,飞向那温暖的春天”。这是他新专辑《时光·漫步》中《天鹅之旅》里的一段歌词。

许巍

许巍的专辑《时光·漫步》

许巍的变化让喜欢他的歌迷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对许巍来说,这正是他现在的状态。他有理由去做一个健康的人。

去年,许巍把他在北京的东西全打包拿回了西安,他不想留在北京,想回到那个他思念的城市,“我不想干了,我开始买书、看书,也不听音乐不弹吉他了,心里空荡荡的”。许巍是跟朋友借钱作路费回到西安的,可能没有人相信,一个在歌坛有很大名气,有众多歌迷的歌手,竟要借钱回家。在北京签约这8年间,许巍几乎没有什么演出,版税也少得可怜,他只能躲在北京西郊的一处房间里弹吉他,唱片公司就这样把一个很有才华的歌手给毁了。

回到西安,他不敢和朋友见面。“不少朋友都在猜测,我在北京挣了不少钱,别人叫我出去玩,我都不好意思,吃饭时怎么能让别人请客呢,可我口袋里只有20元钱。”这让许巍很尴尬。直到有一天,许巍拿起吉他,当吉他声响起,他又想起当初学吉他时的情景,那些最美好的东西又出来了,于是,许巍又回到了北京。一年后,他出版了新专辑,这是一张和前两张完全不一样的专辑,前两张专辑是在梦想中写满了绝望,新专辑是在梦想中写满了阳光。“写《执著》、《两天》和《在别处》都是最初的理想,可能是跟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我希望我以后对社会是一个有价值的人。”所以许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用绝望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他回忆道:“我曾经有一段特别孤独的生活,很少和人接触,都生活不下去了,你没法告诉人说自己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那时候,我把我扔到音乐里面,反而体会到了好多东西,是跟别人玩的时候体会不到的。”

录制第二张专辑,是许巍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你也许想不到,那时的许巍多么渴望过上一种健康的生活。“上一张专辑,我状态特别不好,录音时还在吃安眠药,精神处于混乱状态,在那种状态下你特别希望过上健康的生活,我甚至到书店买卡耐基的书,后来我开始听波切利的歌剧,只有健康的生活才有希望。”

所以,许巍给人留下一个灰色、忧伤的印象,即便他的歌中有阳光,那也是冰冷的阳光,“我在写第一张专辑的时候,那些东西实际上和大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其实很自我,但没想到那么多人接受。当时不唱《执著》,唱《两天》就是‘两天’的状态。我永远会写我现在的状态,活在当下最重要。有很多人采访时告诉我,他们很喜欢我忧郁的东西,但如果我总是拿这个当招牌,就太无聊了。因为你最真实的变化自己最清楚,你不能违背这些,不能因为别人喜欢,我就迎合大家。”所以,当你再次听到许巍的歌时,会发现,这次,他的音乐里充满了阳光,而且是温暖的阳光。“我看到很多人开始用电脑创作,我现在创作还是用一把木吉他,音乐可能最能表达你瞬间的感觉,当音符自然流淌的时候,这就是生活。好多微妙的感觉都从音乐里出来。这张专辑里的好多素材都是这么出来的。”

“有时候,这些东西在心中会淡去,被生活中别的东西淹没,当你安静下来,会发现这些东西还会在你身上。”第二次起飞的许巍找到了他当初的起点,好像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但这次轮回,在许巍看来,当痛苦和快乐都能体会的深刻时,生命才算完美。其实,许巍是歌手中少见的不会经营自己的人,他总在说,只要我能安静地去写歌,就行了。■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