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7·23”动车追尾:消逝的生命和被怀疑的技术(5)

2011-07-26 15:4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1期
7月23日20点30分,“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温州城西永峰线K584+444瓯江大桥段一片死寂。雷雨中,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追尾前行的杭州至福州方向的D3115次列车。隶属北京客运段,编组6辆的301次动车组列车B1~B3位车辆脱落坠桥,一车厢悬空,D3115次第13~16节车厢脱轨。截至7月25日15点,共有38人死亡,192人受伤。

白云说,在运行位时,刹车闸把是与司机平行的,只有推至紧急制动位时,刹车闸把才斜对着胸口,加上巨大的冲击力,才能把胸口捅出一个大洞。要是潘一恒没有把闸把推至紧急制动位,闸把根本不可能把他捅死。

如果信号灯失灵、没有调度信息,只能凭肉眼判断前方是否有障碍物,是否要减速、刹车。当时是雷雨夜,以他的经验判断,肉眼能见度只有100多米。以动车正常行驶的车速,当时留给潘一恒的反应时间大概只有两三秒时间。

7月23日事故发生当晚,消防人员与附近群众在现场积极施救

7月23日事故发生当晚,消防人员与附近群众在现场积极施救

白云向本刊记者分析,把刹车闸把推到紧急制动位,并确保其卡在紧急制动位上,不松动,需要1~2秒的时间。而司机驾驶座距离背后的车厢只有3~5米距离,跳起,跑至门边,开锁,逃出司机室,逃往车厢,也只需要2~3秒。

白云说,紧急制动后,动车无法马上停止,但速度会快速下降,几秒钟时间至少减速10~20公里/小时,否则坠落的就不止4节车厢。

在现场紧急救援了一个多小时后,吴成伟说他感受到强大的压力。“首先,动车外表皮材质特殊,用切割机很难切,换用液压剪切钳也不好弄,这导致救援进度缓慢。其次,平时两车相撞,一般是在撞击点附近有个别人被挤压,但这次是在各个地方,大范围存在伤员被挤压,必须加快救援进度。另外,下雨天,动车车身湿滑,脚下很难形成着力点,站不稳。同时挤压后有棱角突出,又不好爬行。最后是救援时间长,天气热,穿着战斗服的队员容易中暑。”但即使如此,吴成伟所在的中队在凌晨4点换班时,依然疏散并救援了52人。

康宁医院是一家主要收治精神病患的大专科、小综合医院。因为离事发地点最近,成为伤员转送点:伤势严重的在做过简单处理后迅速转到医疗条件更好的附一、附二等大型综合性医院,相对较轻的伤员则留在康宁医院治疗。

一位张姓护士告诉本刊记者,7月23日22点,她正跟医院平阳分院的护士聊天,双方几乎是同时接到院方的紧急短信。当她赶到急诊室时,已经来了很多伤员,她说:“救治伤员,接待寻找亲友的家属,每个人都很焦急,一直忙到凌晨6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