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7·23”动车追尾:消逝的生命和被怀疑的技术(3)

2011-07-26 15:4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1期
7月23日20点30分,“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温州城西永峰线K584+444瓯江大桥段一片死寂。雷雨中,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追尾前行的杭州至福州方向的D3115次列车。隶属北京客运段,编组6辆的301次动车组列车B1~B3位车辆脱落坠桥,一车厢悬空,D3115次第13~16节车厢脱轨。截至7月25日15点,共有38人死亡,192人受伤。

“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车上。她说车子晃得很厉害,有一两个人在黑暗里组织大家,说‘不要慌,全站好,让车子保持平衡,一个一个出去’。我跟她说,别慌,带好女儿。按组织者的话做。”话虽说得镇定,张某已经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我连夜包车从福建往温州赶,只想早日见到她们”。作为在杭州做生意的福建三明人,张某频繁往返于杭州和福建之间,对动车又爱又恨,他说:“以前从三明过来,坐火车要十几个小时,现在4个小时就可以到,相比大巴,更安全快捷。但是,速度这么高,技术是否能够达到呢?”

撞车的瞬间,坐在D301车3号车厢的福鼎人王芳(化名)所在的小包厢里只剩下她和一位50岁的阿姨。“‘砰’一声响过后,阿姨脱口而出:‘出事了。’车子晃了一下,停电了。车子左右晃动得很厉害,完全站不住。我紧紧地抓住面前的小桌子,还是东倒西歪的。晃了大概30秒,突然安静下来,车子不动了。”D301由以前的卧铺车厢改装而成,座位分布与D3115有区别。“每节车厢有10格,一格有6个座位,3个座位一个包厢,座位上面是放行李的卧铺。所以我看不到其他旅客的情况。在温州南前一站下了一些人,之后在永嘉站停了十几分钟,听说是前方停车,没多久就继续往前开了。”同样在这节坠桥车厢的还有26岁的朱亚兰,三明人,从西南大学毕业后,已经工作了3年。7月中旬,她到天津看大学同学,玩了几天后,本打算乘坐天津到福州的火车回家。那是天津直达福建的唯一一趟列车,全程27个小时,还买不到票。朱亚兰打算转车,便来到上海,坐上了这列动车。她对于撞车的记忆很简短:“突然觉得天黑了,过了好一会儿,意识才清醒过来。”

62岁的洪兰(化名)和丈夫带着14岁的小孙子坐在4号车厢,也就是后来被悬空的车厢。老两口是福建晋江人,在内蒙古赤峰三女儿家玩了几天,打算再到福州四女儿家住两天然后回晋江。因为没买到机票,花了高价买了动车票。车子晃动得厉害的时候,洪兰心想:“这下完蛋了,老命要送在这里了。”晃动停止后,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孙子。“我们老人死了没关系,一定要让孙子活着。”小男孩很机灵,在车子晃动时一直抓着桌子两边的扶手。车子静止下来后,因为坐的是第二间包厢,洪兰很快就找到了门。“我当时还很奇怪,这个门怎么在上面呢?我们3个人把门顶了上去,然后让孙子先跳下去。那个门离地面有2米的高度,等他安全落地,我就放心了。我老公是最后下来的。”本刊记者惊叹于她居然还带了行李逃生。她看着床上那个满是泥巴的黑色双肩包,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我们的钱都在这里面。我老公下来前,我让他找到了这个包,先丢了下来。”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幸运。陈祥和母亲跟着奶奶和其他亲戚共6人坐在D3115列车最后一节16号车厢,也是被撞击毁损变形最严重的车厢。6人中,4岁的陈祥右腿骨折,陈祥的母亲不治身亡,其余4人轻伤。

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从手术室刚出来,漂亮的小男孩陈祥睁着青紫肿胀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周边的亲人,突然抽泣着对爸爸说:“我要看妈妈……我要妈妈……”稚嫩的声音刺痛着周围每一个人的心,没有人说话,亲人们沉默着。“等你腿好一点,咱们再去看妈妈好吗?”年轻的爸爸安慰着儿子,故作平静的脸上,是怎么都无法掩饰的悲伤。

救援现场

20点34分,温州鹿城消防大队勤奋路中队接到支队指挥中心的火警指令。“同时出动的还有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鞋都消防中队,我们大队共出动4台车,28个人,在20点52分到达现场。”鹿城校方大队勤奋路中队副中队长吴成伟告诉本刊记者,“路上,对讲机一直在叫,开到中途,才知道是列车出轨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