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1:摇滚今天怎么玩

作者:王小峰

中国摇滚今天该玩什么了?不常关注中国摇滚的人会这样问。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他们又在模仿哪一种西方摇滚的风格。

中国摇滚像素描一样,在极短时间内把西方摇滚的风格玩遍了。但这种素描也像幻灯片一样,很快被下一张取代。中国摇滚没有像西方摇滚那样在被榨干最后一滴血之后再被斩尽杀绝,而是出于对更新表现形式的渴望,才喜新厌旧。也许,你永远搞不清中国摇滚往哪个方向走,但你永远都会清楚中国摇滚在玩什么。

这种速生速灭的摇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摇滚的外部环境,它没有一个广阔的平台,没有商业的开掘,只有一种类似买彩票的赌博心理,不好了再换换手气,反正有那么多的风格等着你去学。所以,中国摇滚永远都在发芽,却看不到成长。1990年之后,重金属、英式摇滚、流行朋克、电子乐、重金属说唱——好像是在向你介绍西方摇滚史。

现在我们能隐约感到中国摇滚发展空间越来越大,一些制作摇滚乐的独立公司也在初具规模,这对那些为摇滚而满腔热情的年轻人来说,不仅仅意味着比他们前辈有更多机会,还意味着能让他们有信心把一种风格摇滚到底。

小鸥在组建说唱组合CMCB(中国MC兄弟)之前是“扭曲的机器”主唱,这支乐队的歌词中充满了无名的愤怒和抱怨,但是他很快便离开这个乐队,这种莫名的沉重让他找不到快乐。更随意、更生活化的说唱组合CMCB不仅和“全美国都在Rap”的潮流相吻合,而且在中国也是凤毛麟角。小鸥在回忆当初组建“扭曲的机器”时说:“那时候挺惨的,生活上也比较苦,我们只能靠在三里屯发传单挣钱。”在“扭曲的机器”这段时间,使小鸥明白,即便乐队出版专辑,也挣不到钱,他无法靠音乐生存,还得靠家里、靠女朋友。“我们必须把音乐做得商业一些,我们需要挣钱,母亲以后还要指望我去养。”小鸥和很多玩摇滚的人一样,没有工作,但他和很多理想主义者一样,看问题却很现实。

扭曲的机器

扭曲的机器

“中国有那么多人能接受H.O.T.,就能接受我们。”小鸥说,“我这个人喜欢聊天,说唱乐能淋漓尽致表达我们的想法,让我们能把一件事从头到尾说清楚。”谈到说唱乐这种形式,他们认为,“我们就靠说吸引人,有动感,让人感觉也比较好,能引起共鸣。但是说唱不会削弱音乐,它能让我们的表现更细腻,音乐就是个托儿。”CMCB共有7人,他们都喜欢说唱乐,这些20出头的人时髦的打扮中带着一些野性:肥大的滑板服、旅游鞋、剃光头、染黄发、扎耳环鼻环……小鸥认为他们属于街头文化,“我们说故事,贫,没有大道理。”他们有首歌叫《嘴上的功夫》,通篇都是很口语化的歌词,甚至没有形容词,讲的也不过是些生活琐事。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