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01:给你一点颜色——专访崔健

作者:施武

崔健

崔健

三联生活周刊:这些颜色与音乐是什么关系?

崔健:三种颜色指三种音乐——红色音乐是摇滚乐,黄色音乐是流行音乐,蓝色音乐是电子音乐。

红色音乐有点冒险的意味。年轻人会觉得冒险特别有快感,要做的总是比自己能做的多一点。这部分里有一首叫《城市里的船夫》,有乡土色彩,有冒险性,到城市里来冒险。

黄色就比较温和,比较有包容性,一切都差不多就行,不把自己内心最深的东西流露出来,因为那样危险,还得罪人。红色就不在乎,说出来了,爱怎么着怎么着。蓝色冰凉,要求准确。它对什么都不坏。

用一种符号来表示的话,红色要求的东西是120%,黄色只要80%就行,蓝色要求100%。

红色和黑色有一种关系,黑色的东西给人的感觉是未知、恐怖,还有点幽默。红色里也有恐惧。黄色和粉色之间、蓝色和白色之间都有这么一种互代的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在红色部分里的那首《农村包围城市》,为什么用唐山话?

崔健:在舞剧里,歌词是很小的部分,音乐是主要的。比如唐山口音,我虽然喜欢这种口音,但最终口音也只是一种工具。其实当我们用普通话唱RAP音乐时很多地方是生硬的,它融合节奏的功能不强,最快速度也就是数来宝、快板书。但像我们现在要用很高的速度来说话,一小节的语言密度要比快板书多一倍以上,这就得找最简单的方法让人一下能听明白,还要有音乐性。最后我发现用这种口音可以抻长短,可以用这种口音打鼓。我喜欢用嘴打鼓,光打鼓没内容不行。用歌词的时候就能融进新的内容。这种音乐其实太西方了,我本人喜欢它是因为它力量大,这是他的魅力。你怎么让它溶进自己创造的内容,其实这很难,写歌的时候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对口型。

好的摇滚乐需要三个元素——力量、技术、内容。对观众而言,听不懂这个听那个。我的音乐,从演奏技术上达到了现代的要求标准,我们的乐手都是最好的。要有力量就要有速度,没技术达不到那种速度。技术是可以学的,也感谢父母给我们机会学音乐。力量是身体里的,但需要你把它开发出来。越是年轻越有力量,这是天生。内容不可能是天生的,也不可能是学来的、模仿的,它一定是创造的。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音乐的要求,说话的角度也与以前不同,是在替别人呐喊?

崔健:我觉得我一直在替自己呐喊,你自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家都是,你内心有一部分是跟人家通着的。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面对权势,就是没有地位。所以,我们要说的不是那种空谈的人权,而是一种自信的权力,真正对自身认定的权力每个人都需要。在某种程度上,城里人还不如农村人明白。

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48261号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