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无论如何,中国对我来说很重要——专访盖伊·尤伦斯(2)

2011-07-25 10:44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0期
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小细节是,尤伦斯在接受本刊专访时,每句话都会提到夫人米莉恩(MyriamUllens)的名字。在他庞大的收藏世界里,主角始终是两个人——“我和米莉恩”。

三联生活周刊:去年春季,在你送交拍卖部分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时,UCCA的高层曾表示,尤伦斯先生要转向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现在这方面的收藏是什么情况?你在关注哪些年轻艺术家?

尤伦斯:这也是非常私人化的事情,但以我现在的角色,又很难以私人化的视角来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跟你分享我关注谁,没有被提及的可能就受到影响了。但是重中之重,我和米莉恩的心愿是支持年轻艺术家,就像当年所做的一样。

三联生活周刊: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你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一举一动都引起诸多猜测。几个月前你接受《艺术新闻报》(TheArtNewspaper)采访时,曾说到在购买印度当代艺术作品,于是传言你不再看好中国而转向印度。我想知道,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持什么看法?

尤伦斯:这种小动作带来大回应的现象有点令我伤感。说我要放弃中国、转向印度肯定是不真实的,我和米莉恩对中国的热爱一直未曾褪去过。中国当代艺术仍然充满活力和创新性,甚至很难界定成熟的老一代艺术家和年轻一代之间的分别,因为我发现,很多老的艺术家也具有创新性,迸发出活力,比如汪建伟,年龄上他应该算是一个老艺术家了,但他做出了很多新的、年轻的东西,让我非常惊奇。我刚刚购藏了他的装置作品《边沁之圆》。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界充满艺术价值的面孔很多,还要非说一个名字的话,我个人也比较喜欢杨福东,不过他的作品现在主要是电影。

三联生活周刊:通常我们会有一个观点,即把藏品的最后归宿是否为博物馆,看做是区分收藏家和在艺术市场进行资本运作者的重要标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尤伦斯: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我暂时没有答案。关于收藏,我好像也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分享了。无论如何,中国对我来说很重要。

“UCCA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是沉重的资金负担”

三联生活周刊:那么我们来谈谈UCCA。当你决定在中国开办UCCA的时候,对它有什么设想?4年下来,你觉得运行得怎么样?

尤伦斯:刚创办UCCA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最难的是,高层经营管理如何形成一个团队。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管理能力越来越强。我们现在有一支相当本土化且具有国际视角与背景的团队,运营合作也越来越好。

三联生活周刊:你好像跟媒体提过,对UCCA的资金投入很大,每年在6000万元以上,也有说法是每年运营资金需要1亿多元。

尤伦斯:之前我并没有正式对媒体谈论过资金问题。一开始运营成本比较高,这很正常,用运营磨合的过程来获得经验是必然的过程。但现在发展越来越好,我们的成本在下降,收入一直在增加,这使得UCCA不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是沉重的资金负担。我和米莉恩一直希望能保留并持续拥有我们热爱的东西,对现在UCCA自身的运营情况和经营管理提升所带来的成本下降,我已经觉得欣慰了,这对UCCA的发展也是一个提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