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麦克卢汉诞辰100周年

2011-07-21 14:18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麦克卢汉说,电力媒体引发了一场内爆,迫使人们回到部落一般的聚居生活;电子媒介的时代是焦虑和冷漠的时代,都被现实一一印证。

158麦克卢汉

马歇尔·麦克卢汉

回到部落时代

7月7日,默多克新闻集团副首席运营官詹姆斯·默多克宣布,新闻集团旗下英国通俗小报《世界新闻报》将因一系列窃听丑闻停刊。这一事件验证了麦克卢汉在《理解媒介》一书中说的一句话:“电话是要求亲近、使人感到亲切的媒介,它是一切媒介中离新闻体系形式最远的媒介。所以,窃听电话似乎比偷阅他人信件更令人憎恨。”

加拿大学者马歇尔·麦克卢汉出生于1911年7月21日,曾经在剑桥大学英语系师从利维斯等人,后回到加拿大任教,60年代出版了《古腾堡星系》和《理解媒介》后声名鹊起,被誉为“自牛顿、达尔文、弗洛伊德、爱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后最重要的思想家”。但他在1980年去世后便遭到了人们的忽视,因为他的思想有时精彩辉煌,有时模糊不清。意大利符号学家翁贝托·埃柯便曾加入到狙击麦克卢汉的思想的行列,说他对媒介的使用太宽泛。90年代,网络的兴起又使人们重新将目光转向了麦克卢汉。人们发现,在1994年,麦克卢汉所说的很多东西比在1964年更容易为人所理解。

《理解媒介》在麦克卢汉的著作里享有核心地位,他就是在这本书中提出了“媒介即信息”和“地球村”这两个概念。他所说的媒介不只是报刊杂志、广播电视和电报电话,甚至包括轮子、自行车和飞机、货币、时钟等。他把媒介定义为人的身体或大脑的延伸:衣服是皮肤的延伸,眼镜是眼睛的延伸,自行车是脚的延伸。媒介的信息存在于它造成社会或文化变化的能力。

麦克卢汉继而指出,人会迷恋人体的延伸,人的延伸和所谓的“截除”分不开。比如,轮子使人的腿脚延伸,但又使被延伸的腿脚和躯干分离,从而对人构成新的压力。蹬自行车、在高速公路上飙车时,人只用上了腿脚的一个专用功能,腿脚基本的走路功能反而被剥夺了。媒介延伸人体,赋予它力量,却瘫痪了被延伸的肢体。在这个意义上,技术既延伸人体,又“截除”人体。增益变成了截除。于是,中枢神经系统就阻塞感知,借此回应“截除”造成的压力和迷乱。麦克卢汉担心,人们对媒介影响潜意识的温顺的接受,使媒介成为囚禁其使用者的无墙的监狱。“汽车问世之前,谁也不需求汽车;电视节目出现之前,谁也不会对电视感兴趣。技术产生一种迫使人需求它的威力。调动能动用的感官需求,和呼吸一样,是很顽强的。这一事实有助于弄懂人们想让收音机、电视机一直开下去的冲动。”一旦拱手将自己的感官和神经系统交给别人,让人家操纵,而这些人又想靠租用我们的眼睛、耳朵和神经从中渔利,我们实际上就没有留下任何权利了。

电力时代的新技术如电视、广播、电话和电脑形成了一种新环境。它们剧烈地改变了人们使用五种感官、对事物做出反应的方式,因而改变了人们整个的生活和社会。媒介的内容是什么并不重要。电视最深远的效果、其真正的信息是它改变人们的感知模式的方式。电视延伸了听觉和触觉,冲击了视觉。这好像是一个悖论,但麦克卢汉的文章中充满悖论。在电视环境中长大的人跟非洲部落的人有着同样的知觉反应。世界在变成一个巨大的部落,一个地球村。

人们在适应环境时,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这五官之间有着一定的平衡,如果某一种感官的强度增强,其他感官的强度也会发生变化,以重新获得平衡。比如牙医会给病人戴上耳机,播放噪音,增强对听觉的刺激以关闭其对疼痛的触觉。每一种重大的技术进步都会改变感官的平衡,最具爆炸性的技术是印刷的发展。在那之前,人们的感官像部落人一样保持平衡,听觉处于主导地位。人们注意是通过听觉从他人那里获得信息,为了获得信息,人们就要聚在一起,以部落的方式生活。他们不得不相信别人告诉他们的东西,因为那是他们获得信息的唯一的方式。他们是相互依赖的。

部落时代的人们在感情上也更加冲动。口语比书面语要冲动得多,它既带着意义,也带着情绪,口语可以传递愤怒、悲伤、赞同、快乐、恐慌、挖苦等。依赖听力的部落人对信息的反应更加情绪化,很容易受到流言的打击。印刷媒体带来了根本的变化,人们开始主要通过看印刷文字获得信息,视觉获得了主导地位。印刷品把听到的东西翻译成看的东西,印刷品还把声音变成了抽象的符号,即文字。麦克卢汉持有一种媒介决定论的观念,他认为印刷品使人们养成了给事物分类的习惯,并最终导致了现代经济、官僚体系、现代军队、民族主义和个人主义的诞生。

部落文化和电子媒介文化相遇时会发生冲撞。“饮酒在不同的文化中含义迥然不同:在我们具有强烈个人主义和切割色彩的西方世界中,痛饮是一种社会纽带和介入节日活动的手段。与此相对,在扭结紧密的部落社会中,痛饮对一切社会格局都具有破坏性。赌博在部落社会中是一种受欢迎的手段,用来表现创业者的拼搏精神和首创精神,一旦搬进个人本位主义的社会中,赌博和赛马会对整个社会秩序构成威胁。部落的美德成了资本主义的丑行。”

电视、广播、电话和电脑引发了一场革命;印刷品引发的是一场爆炸,使社会变成了各种类别;电力媒体引发的则是一场内爆,迫使人们回到部落生活在一起。“书面文化培植了极端的个人本位主义,广播又正好与之截然相反,它复兴的是深刻的部落关系、血亲网络的古老经验。”

电的作用不是集中化,而是非集中化。电力可以一视同仁地输往农舍和办公楼,所以它容许任何地方成为中心,并不需要大规模的集中。烤面包片的小电炉、洗衣机和真空吸尘器,与其说它们节省劳力,不如说它们容许每个人单干。但电子媒介又使人们的生活彼此纠缠,造成了极端的拥挤。电力技术问世初期产生的结果是焦虑,现在它的结果似乎是厌烦。焦虑和电力媒介的时代又是无意识和冷漠的时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