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邢海洋:投资物语 > 正文

惯性使然

2011-07-21 11:38 作者:邢海洋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0期
即使在转型的今天,在第二季度的年度增幅中,投资的贡献仍几乎达到消费的两倍,惯性使然。

026投资物语.jpg

耐克公司将大部分产能迁到了越南,“越南制造”的数量超过了“中国制造”;温州20%的小企业不堪资金高成本而倒闭;全国范围内,全年车市注定负增长;而保障性住房未能全面开工……上半年,尤其是第二季度可谓负面消息不断,却阻挡不住统计局推出了漂亮的半年报:上半年GDP增幅9.6%,二季度GDP当季同比增长9.5%。上半年的增长的强劲动力究竟来自哪里?

耐克公司的财年截止到每年的5月份,当6月末披露2010财年的各项财务指标时,的确令人有“狼终于来了”的感受。在2010财年,耐克在全球共有37%的运动鞋打上了“越南制造”的标记,相形之下“中国制造”的耐克运动鞋只占34%。这是在耐克史上第一次出现“越南制造”超过“中国制造”。我们总是担心制造业外迁,想不到议论才起,跨国公司已经走出了实质性的步伐,不经意间,越南终于取代中国成为耐克全球最大的运动鞋生产基地。不过,若观察历年耐克在中国的生产数据,似乎就很难把2010财年看做一个标志性的年份,实际上在2006财年,中国的耐克运动鞋产量比重已经下降至35%,中国产耐克鞋4年来下降的份额仅是微不足道的一个百分点。

寻找耐克鞋于中国制造有标志性意义的年份,那应该是本世纪初的前几年。2001年中国生产了40%的耐克鞋,达到了峰值,随后份额便迅速下滑,5年间滑落5个百分点。而在越南,耐克的产能正是从那时大举扩张,2001年份额还是13%,到了2006年则扩大到了29%。也正是这个时段,对低成本的苛求使耐克曝出了“血汗工厂”事件。从数字上也可以看出,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耐克早在本世纪初就开始大刀阔斧地谋划产业布局,越南被选为继日本、韩国和中国内地之后的接续地是早有预谋。如果说2010年对耐克这个企业具有特定意义的话,这种意义显然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越南份额的飞涨,2006年越南份额是29%,到了2010财年,越南终成正果。

耐克的转产如果持续下去,中国的制造业是否就此沦陷?很难从历史经验推断出这样的结果,2001年耐克顶峰时,中国的制造业还处于劳动密集型为主的阶段,10年后则是资本的天下了。一个制鞋厂的转移,虽然因为品牌的效应而变得喧嚷,但作为GDP这样的宏观数字,还是要靠更具代表性的数字说话:2010年,我国直接利用外资(FDI)首次超过了千亿美元,今年前5个月利用外资48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5%。产业重化工化后,企业吸收资金的能力呈几何级数翻番,吸引的海外投资今非昔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