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听听诺贝尔奖获得者们怎么说

2011-07-20 16:16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科学家们逐步揭示了遗传的秘密,向世人宣告生物工程时代的来临。可50多年过去了,人类的健康状况并没有显著的好转,包括癌症和艾滋病在内的很多疾病都没有摘掉“不治之症”的帽子,原因在哪里呢?请看诺贝尔奖获得者们为我们答疑解惑。

林道大会

位于德国南部的林道(Lindau)是一个常住人口只有4000多人的小镇,2011年6月26日至7月1日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该镇暂时成为全世界平均智商最高的城市,23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56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科学家齐聚林道,回顾生命科学的发展史,展望健康研究领域的未来。

林道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始于1950年,今年是第61届。该会的创始人是两位林道医生,他俩为了让刚刚从“二战”中恢复生机的德国生命科学研究界尽快和国际接轨,劝说当时正住在林道附近的一位瑞典伯爵伦纳特·伯纳多特(LennartBernadotte)入伙,发起了这个林道大会。伯纳多特伯爵的曾祖父就是第一届诺贝尔奖的颁奖人——瑞典前国王奥斯卡二世,他利用这层关系,与诺贝尔奖委员会达成了合作意向,从此每年都会有20~30名获奖者接受邀请来到林道,与德国的年轻科学家们进行交流。此后交流的范围不断扩大,比如今年来参加大会的年轻科学家一共来自77个国家,其中包括33名来自中国大陆的青年学者和研究生。

林道镇为大会提供了场地。这个镇的主体部分是一个坐落在康斯坦茨湖(Constance)中间的小岛,该湖位于德国、奥地利和瑞士三国的交界处,长度虽然只有63公里,但平均水深达250米左右,储水量极大,是周边数百家企业以及400万居民的水源。除此之外,林道还是德国著名的度假胜地,游客们最喜欢泛舟湖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欣赏湖光山色。这片地方之所以有今天这般美景,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科学家。原来,半个世纪前康斯坦茨湖曾经饱受水污染的困扰,康斯坦茨大学应邀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对湖的结构以及水污染的成分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一整套解决方案,终于把湖水变清了。

科学家治好了湖的病,却还没治好人的病。自从上世纪50年代发现了脱氧核糖核酸(DNA)的双螺旋结构之后,科学家们便乐观地预言生命的秘密不久之后将被彻底揭开,困扰人类多年的传染病、心血管病、神经性疾病和癌症等等都将成为历史,人类将进入一个生物工程的时代。但是,半个世纪过去了,艾滋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仍然是人类的三大杀手,阿尔兹海默氏症和帕金森氏症等神经系统疾病也依然无解,这是为什么呢?

“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都要比我们预想的更加复杂,这已经被历史多次地证明过了。”瑞士生物学家沃纳·阿尔伯(WernerArber)博士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说,“回想起当初发现遗传密码的时候,我们认为人类已经了解了生命的所有秘密,现在看来我们完全错了,研究才刚刚开始呢。”

阿尔伯

瑞士生物学家沃纳·阿尔伯

阿尔伯出生于1929年,因为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而获得了1978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这个酶是科学家研究DNA的最重要的工具,正是因为有了它,遗传工程才终于变成了现实。获奖后阿尔伯博士把目光转向了微生物的进化领域,现已基本退休。和他分享诺贝尔奖的美国生物学家汉密尔顿·史密斯(HamiltonSmith)博士至今依然活跃在科研的第一线,目前他在美国科学狂人克雷格·文特尔(CraigVenter)手下做事,负责研制人造生命。今年初,他领导的小组合成出了第一个“人造生命”,曾经引起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他在本次林道大会上做了一次演讲,向大家描述了合成过程。据他透露,研究人员在这个合成生命(其实就是一个最简单的细胞生物——支原体)的基因组里加上了一个“水印”,即把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Feynman)的一句名言——“我无法理解我造不出来的东西”以一种特殊的编码方式加入了基因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