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现代埃及:历程以及多重因素(9)

2011-07-15 11:3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5年穆巴拉克亲自导演的修宪关闭了反对派竞选的大门。所有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依旧存在,但是解决问题的政治渠道却被堵死了。穆巴拉克政权由此遭受到了哈贝马斯所说的“合法性危机”。

2010年秋,埃及新一届人民议会选举结束,结果显示穆巴拉克的政权似乎更加稳定了,因为执政的民族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赢得了总共508席中的402席。人们普遍认为,如果穆巴拉克不再谋求第6届连任,那么政权将由其儿子贾迈勒接掌,因为按照2005年做出的宪法修正案,议会和反对派无法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在反对派看来,2005年穆巴拉克的民主姿态无非是他安排好的一盘棋,博弈虽在继续,但结果已经注定。贾迈勒可以通过合法、合理的程序,以体面的方式被人民“选举”为未来的埃及总统,而不用戴着一顶“子承父业”的帽子。其合法性将来源于宪政,而不是他的父亲——穆巴拉克。

“肯飞亚运动”把宪法修正称为“荒谬的过程”,直接指出宪法修正继续赋予“总统以没有任何约束的权力,这些修正案抑制了公共自由,为贾迈勒·穆巴拉克顺利接班铺路”。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5年穆巴拉克亲自导演的修宪关闭了反对派竞选的大门。所有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依旧存在,但是解决问题的政治渠道却被堵塞了。穆巴拉克政权由此遭受到了哈贝马斯所说的“合法性危机”。

时代发生了变化,穆巴拉克面对的不再是纳赛尔与萨达特时代的中东与阿拉伯世界。2005年,尚未建国的巴勒斯坦举行了阿拉法特去世后的民族权力机构主席的大选。随后,伊拉克人走向投票站,参加了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沙特也进行了第一次市政选举。黎巴嫩举行了要求“主权”、“独立”的街头运动,最终叙利亚驻军撤出了黎巴嫩。

强大的民间政治力量在埃及国内形成,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改变埃及运动”,即所谓的“肯飞亚运动”。他们喊出了“不要继承,不要连任”的口号。这些对现政权不满的青年开始通过现代通讯手段设计和组织一场新型社会运动,于是严重的社会问题演变成了群众性的政治运动,政权的变更成为唯一马上可做的事情。

在解放广场18天抗议后,穆巴拉克辞去了总统职务,如同当年阿拉伯学者哈米德·阿卜杜·马吉德·盖维斯所说:“多元化的盛宴上只有民主的召唤人孤独地坐在长长的餐桌上。”在桌子的一端,穆巴拉克吞下了自己制作的苦果。

革命之后,埃及所有的问题并没有蒸发,困局依旧。示威者再度聚集在解放广场,并引发了暴力冲突,他们要求加快改革,继续革命。效率与公平,贫困与就业,宗教与世俗社会,种种现代化的矛盾与困局,却并非街头政治所能解决。■

(主要参考文献:毕健康《埃及现代化与政治稳定》,哈全安《中东国家的现代化历程》,小阿瑟·戈尔德施密特、劳伦斯·戴维森《中东史》,钱乘旦《2011,埃及的政治继承与民主之变》、《宗教对抗国家——埃及现代化的难题》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