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现代埃及:历程以及多重因素(5)

2011-07-15 11:3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5年穆巴拉克亲自导演的修宪关闭了反对派竞选的大门。所有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依旧存在,但是解决问题的政治渠道却被堵死了。穆巴拉克政权由此遭受到了哈贝马斯所说的“合法性危机”。

在诸多的经济因素中,失业与社会、政治稳定的关联度最高。中国非洲史研究会副会长毕健康博士在《埃及现代化与政治稳定》一书中写到:“失业使当代社会所倡导和强调的自由与权利等动人心弦的价值观和思想变成空洞无物的虚伪的政治口号。”失业会“产生和强化失业者的疏离感和无归属感,使之逐步脱离现存的社会秩序,然后变成现存社会秩序的敌对者”。

而值得注意的是,从失业者的年龄和学历结构上看,失业者越来越多的是接受过正规教育的青年。1960~1986年有文凭的知识青年失业率远远高于无文凭者,1986年占到了86%,1995年增加到了98%。一般地说,受过较好教育的失业者大多不愿从事低薪体力劳动,但他们政治意识强,社会能量大,对政治稳定的威胁远高于低教育水平的失业者。

078安慰

5月8日,人们为教派冲突遇难者举行葬礼。据埃及官方当日公布的数字,埃及穆斯林和科普特人7日晚间在吉萨省一所基督教堂的冲突造成12人死亡、238人受伤

宗教与政权

贫困人群与失业阶层成为政治动荡的群众基础,而宗教激进主义则提供了思想资源与组织能力。

布热津斯基说,几乎每个穆斯林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国家,面临着某种形式的宗教挑战,往往还伴有强制实行伊斯兰教法的要求。即便是像埃及、阿尔及利亚和印度尼西亚这类正式的世俗国家,也发现自己在宗教鼓动的平民动乱中挣扎。

自641年阿拉伯帝国占领后,埃及通过逐步伊斯兰化而成为伊斯兰国家。在中世纪埃及曾取代大马士革和巴格达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宗教和文化中心,并一度充当抵御西方十字军东征的大本营。到奥斯曼帝国的阿里王朝时,埃及又成为伊斯兰国家学习西方先进思想和科学技术的典范。直到1798年拿破仑征服埃及的长达11个半世纪的岁月中,埃及的封建王朝虽几经更迭,但伊斯兰教的统治地位一直没有动摇。因此即使拿破仑在远征埃及时,都把自己扮演成伊斯兰教的拯救者,并自称是穆斯林,甚至故作姿态地身着穆斯林的服装进入伊斯兰的最高学府爱资哈尔。

伴随70年代以来伊斯兰复兴运动的高涨,伊斯兰作为影响埃及社会发展重要变数的作用再度凸现。美国著名伊斯兰和中东问题专家埃斯波西托说,埃及“曾为以西方和世俗为主导方向的现代化提供了一张晴雨表”,但“战斗的伊斯兰看似突然的爆发,与现代的希望和价值构成强烈反差。今天埃及提供了一个关于伊斯兰教对社会经济发展多种不同的复杂冲击的突出例证”。

1952年“七月革命”后,埃及的世俗政权与宗教势力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每一次政治与政策的失败,每一波社会问题的涌现,都会引发大规模的宗教运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